阅读历史
换源:

第215章 他不是我男人,但他是一个好人(求票票求打赏啦)

作品:大唐第一世家|作者:晴了|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0-19 04:19:24|下载:大唐第一世家TXT下载
  这位美鬓英伟的中年人,正是大唐皇帝陛下,开创贞观之治的唐太宗李世民。

  他身边坐着一位身材清瘦的男子,正是主爵郎中阎立本。

  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李世民扭过了头来,看到了长子和三子二人拾阶而上。

  他们的身后边,则是一位身形健硕,仪表堂堂的年轻人。

  就看到他前行了几步,好奇地瞪大眼睛打量着过来。

  表情之好奇,目光之惊喜,简直如同自己在欣赏王羲之的书法作品。

  “???”李世民有点懵。这程老三为何看到自己是这样一副表情?

  “草民参见陛下。”好在,程处弼没有欣赏龙颜太久,便想到了自己的身份赶紧行礼。

  虽然已经见多了历史人物,可程处弼的内心还是有点小激动,开创大唐盛世的主宰者李世民。

  在后世不知道流传着多少与他相关的故事与赞谕,而自己终于有幸见到。

  而且还是活的,会动的,这得多大的运气才能瞻仰得到。

  不过,老瞪着一个大佬爷们看,这要是在大东北属于赤果果的挑衅,很容易暴发激烈的肢体冲突。

  “我与汝父交情深厚,也视你如子侄,就不必拘礼了。这里非是朝堂,没有君臣之别。

  就将老夫当成你的长辈就是了,都坐下吧,你们来得正是时候。”

  李世民眉舒目展,有点小得意地指了指宦官拿在手中的那幅踏春图道。

  “老夫方才与阎卿交流心得,正好有了灵感,绘下这幅踏春图……”

  程处弼顺着李世民的手指方向看去,唔……上面有一匹马低头似乎在吃草,还有一条河,还有远景的山。

  作为一位绘画天赋为负数,欣赏水平也实在高不到哪的程处弼一脸懵逼。这特么跟春天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春天难道不该有花吗?好歹弄颗柳树载在那里也是好的。

  一点也不紧扣主题,要是自己是老师,绝对让他请家长。

  嗯,算了算了,他是皇帝,可以不用。

  “父皇的笔力越发的厉害了,儿臣远远不及也。”

  李承乾欣赏着这幅踏春图不禁摇了摇头叹息道。

  李恪也是副心悦诚服的模样翘起了大拇指。“父皇的画作,让儿臣感受到了春意盎然……”

  一旁看了半天愣没感觉出哪有春天迹象的程处弼直接就呵呵了……演员,都是演员。

  “你们呀……”李世民当然知道自己这俩儿子是在拍马屁,笑着指了指这两个小子。

  “这幅画作,尚未完成,你们来得正好,老夫这里已经备好纸笔,你们二人来替为父续一续。”

  “让这幅画作能够尽展春风拂面的意境。”

  程处弼不禁一乐,好吧,看来自己的审美观果然没有问题。

  这是大唐皇帝陛下在娱乐的同时不忘教导儿子的审美和艺术天赋,给个好评。

  #####

  得,没自己的事,程处弼乐得当个吃瓜群众,坐在一旁欣赏。

  就看到了李承乾与李恪一番歉让之后,当先站了起来,在马的身边,画了一只燕子。

  虽然这只燕子画的不咋的,但是至少从意境上,的确让人感受到了这是春天。

  李世民欣慰地颔首一笑。“不错不错,到你了恪儿。”

  李恪走到了画前,凝神思量,这才提起了笔,在河中画了一艘轻舟。

  “老夫觉得还是缺点什么,阎卿以为如何?”

  李世民微微颔首,打量着画作,却仍旧觉得不满意,朝着阎立本问了一句。

  “陛下圣明,臣也觉得想要表达春意盎然让人觉得和风拂面,此画作还未尽显……”阎立本深以为然地附和道。

  听到阎立本之言,程处弼也十分认同对方的话。

  虽然程处弼没啥绘画天赋,对于最讲究意境的国画更是了解匮乏。

  但是并不妨碍他打小就喜欢看漫画,陪伴他二十多年成长的漫画。

  给他宅属性的青春期带来了许多的快乐,亦让他十分地了解如何用线条来描绘影音甚至是动态。

  想要和风拂面,那自然是再简单不过了。可惜,李世民是在教亲儿子,没有自己插手的余地。

  李世民目光眼角的余光,亦看到了程处弼在那里连连颔首,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不禁心生疑窦,莫非,一家都是不学无术的糙老爷们的老程家,也出了一位精通书画的天才?

  不过话说回来,程家的老大老二,莫说模样,就连脾气也跟程咬金简直就是复制粘贴的一般。

  倒是这位程家老三,长相侥幸没有遗传他爹的一脸横肉外加毛胡子,长得颇为英伟。

  可惜那一场纨绔子弟酒宴,让程家老三醉死过去,醒来之后,失忆外加失心疯。

  打量着这位双失少年,李世民的心底不禁泛起一阵怜意。

  “陛下?”程处弼有点懵逼,为啥李世民呆呆地瞅着自己不说话,表情很复杂,这是咋了?

  李世民回过了神来,爽朗一笑,指了指那幅画作道。

  “嗯,我观贤侄颇为跃跃欲试,来,你也抹上几笔,且让老夫看看你的本事。”

  “这,这不太好吧,我没画过画……”程处弼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没画过又如何,作画要的便是天赋和灵感。”李世民这位长辈很是和蔼可亲。

  “是啊处弼兄,赶紧的,父皇让你上你就上。”李恪也在一旁起哄道。

  李承乾也笑眯眯地看着这位程家老三,传闻中处于半疯状态的程老三看来与常人无异。

  实在是让人无法把他跟疯子联系起来,或许是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

  程处弼打量着这幅画,一想到这是李世民的大作,万一自己给他增光添彩他还不乐意咋办。

  毕竟古代人的审美观跟自己,或许,应该还是有差别的吧?

  程处弼朝着李世民一礼。“陛下……”

  “叫声叔伯,就那么难吗?”李世民不乐意地闷哼了一声道。

  程处弼心中一横。也罢,既然皇帝大佬想要欣赏我那优秀的审美观和线条表达方式,也不是不可以。

  “既然如此,那小侄就冒昧了,可是小侄绘画的才艺怕是难出诸位法眼,万一破坏了叔叔的佳作……”

  “哈哈,你小子,居然还懂得在老夫跟前抖机灵。”李世民不禁一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