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十二章 残忍的真相

作品:仙子不当人|作者:李白不太白1|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0-19 04:54:25|下载:仙子不当人TXT下载
  “李师姐,我觉得够了……我们,阻止他们吧。”

  岳灵静见两人甚至已经用上了中中品的武学,紧张地对李清瑶道,声音里甚至带有一丝恳求。

  中中品的武学,即使是在月痕门,也算是罕见的存在了!

  “好,听你的。”李清瑶温柔地摸着岳灵静的小手,点了点头。

  叶天来和沈修晏在台上喘着粗气,两人衣裳凌乱,身上都挂了彩。叶天来的腿上有一个伤口,而沈修晏也是受了内伤,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但是两人仍然没有服输的打算,高昂着头,目光坚毅。

  李清瑶上前喊话道:“两位师兄,你们别打了。再过两天就是真正的大赛,你们今天在这里消耗太大的话岂不是本末倒置吗?”

  岳灵静也是劝道:“是啊,说好的点到为止,这差不多了,今日就算你们平局吧!”

  叶天来和沈修晏沉默着,两人今天消耗不小,也觉得不宜再打下去了,毕竟后天的七校争锋才是正事。

  可是这个关头,谁也不愿意主动说一句服软的话。

  “请你解除这阵法可以吗?”

  李清瑶见状,转身对太武院的工作人员请求道。

  “这……”对方有些为难,一般来说除非真的是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或者是比武场上两人的要求,否则工作人员是不能随意撤销比武台上的阵法。

  但是他见李清瑶清秀绝伦,秉稀世之绝美,冰雪不足喻其洁……而其星眸潸然,是个男人都不禁心软,便一咬牙同意了。

  他撤销了阵法,李清瑶和岳灵静连忙道谢,走上台去。

  见两女到来,叶天来和沈修晏各自得了台阶,也收了灵兵。

  李清瑶目光悲伤地看了眼叶天来身上的伤口,但是飞快地又把目光转移到岳灵静的身上。

  叶天来心里叹息,他知道李清瑶心系他身,却又不敢表露出来,所以在关切地看了眼他的伤口之后,又欲盖弥彰地转移了视线……叶天来虽然没输,但是也觉得憋屈。为什么,两人要这么遮遮掩掩的?

  她是在在意我吧……岳灵静心道,李清瑶定然是有愧,觉得不该让沈修晏和叶天来打到这种程度。岳灵静心里长叹,她能感觉出叶天来对李清瑶有好感,可是到了这一步,她也清楚不是李清瑶的错。

  “沈师兄,我送你回去休息吧。”李清瑶收回目光,拉了拉沈修晏的衣袖。

  “嗯,好的。”

  沈修晏已然倾心于李清瑶,对李清瑶百依百顺。而且他见李清瑶只是出声关心他,在叶天来面前,内心不由得意。毕竟他才是李清瑶的未婚夫,叶天来什么都不是!

  而且,此前两人还因李清月的事情有些生疏纠结,此战似乎还缓和了两人的关系……如果他伤的更重一些的话,是不是会让她更心疼呢?

  “我这里有些疗伤丹药……”李清瑶取出一个小瓶子,递给沈修晏。

  沈修晏道了声谢,又见李清瑶从混元荷包中取出一个木瓶,打开塞子,递给沈修晏。

  沈修晏冲她笑笑,接过瓶子,心想这定然是李清瑶平时饮用之物,心里惊喜,这至少表明没有把他当成外人吧!

  他得意地瞥了叶天来一眼,将丹药吞服了下去。

  叶天来看了眼瓶中的水,心里一动,那是霁月花茶……在风音城中,还是他讨来的配方。

  他原以为李清瑶对霁月花茶只是一时兴起,毕竟那只是很廉价的东西,没想到他一直留着。

  叶天来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既有些欣喜,又倍觉难受。

  这霁月花茶是他要来的,是属于他和李清瑶两人的东西……居然就这样和别的男人分享。

  尤其是见李清瑶跟沈修晏虚与委蛇,心里更是感觉堵堵的,好似要喘不过气来,心有千结,全都缠在了一起。

  他承认,他嫉妒了。就算他知道李清瑶是演的,但是看着她这么关心沈修晏,叶天来依然嫉妒得很。

  而且,李清瑶越是表现地关心沈修晏,叶天来就越是觉得这是对李清瑶的玷污和亵渎。

  因为叶天来很清楚,这不是她的本心。

  他捂了捂胸口,有点疼。

  ……

  “今天似乎收获不小嘛。”在李清瑶归去的马车上,传声筒哼了一声,“我就说你今天突然带上霁月花茶做什么!”

  “在七校争锋之前,叶天来定然会来找我,游戏终于快结束了。”李清瑶咧嘴一笑,好像是看见猎物落入陷阱的猎人,透着狡黠和戏谑,看着猎物无用地挣扎。

  “叶天来和沈修晏真是够惨……尤其是叶天来,他抵抗了这么久,意志力算是够坚定的了,没想到终究还是要着了你的道!”

  李清瑶笑容温暖和煦:“等我玩够了,自然会放他们走的!”

  “我真是不明白,也不能理解,玩弄别人的感情就这么开心吗?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因为主宰他人本身就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人为什么喜欢权力,不正是因为这种可以主宰他人的感觉吗?就像小孩子喜欢高高在上地杀死蚂蚁,支配弱小的生死,这是人的本性,我只是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内心罢了。”

  “可是你也没有必要这么极端吧,操作男人的感情也就算了,欣赏着男人被你蒙蔽之后在你面前种种幼稚的表现,也太残忍了吧!”

  “这算是残忍吗?这也是人的本性,你知道笑话为什么会有趣吗?”

  “为什么?”

  “因为所有的笑话,笑的就是洋相。笑话里的角色越是出洋相,人们就越会觉得有趣。人类本质上就是这么一种生物,喜欢幸灾乐祸,看着别人丢脸他会窃笑。只是平日里用虚伪的道德掩盖了这一本性,所有又发明了架空的笑话故事。所以,不是我残忍,而是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忍啊。”

  李清瑶轻轻一笑。

  回到茅屋,李清瑶等怜儿回来让她服侍自己洗了个澡,然后告诉怜儿自己要去清月湖旁散散心,让她自己留下练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