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五十八章:围堵

  []

  金宇兵,寒国本土的男星之一,虽然在人气上不及玄兵,但因为出演了几部偶像剧,因其帅气的外表,精湛的演技,也是圈粉无数,在场的上百个狂热少女与主妇,都是他的粉丝之一。

  一时间尖叫声,呐喊声,响彻了整座斧山国际机场。

  响声足足过了十分钟后,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戴着红色蛤蟆镜的阳光男子,在数名西装大汉的拥护下出现在机场通道口,这让斧山国际机场的气氛直接点爆。

  “喔摸,金宇兵?”

  “我的天啊,竟然真的是金宇兵欧巴出现了斧山?”

  “快,快,我们也去看看金宇兵。”

  斧山国际机场原本就ABCD四个出口,但因为那个黑色风衣男子的道来,四个机场出口的保安,旅客,竟然全都涌向了A向通道,人数多达上千,直接就导致了斧山国际机场的瘫痪,可见这个叫金宇兵的男星在半岛地位不俗了。

  那个帅气的寒国男星似乎见惯了这种阵仗,脸上从头到尾的挂着风轻云淡的笑容,而且一边面带微笑,一边摇手与他的影迷们打着招呼。

  “宇兵哥,照这样发展下去,你成为像玄兵欧巴那种天王级,指日可待!”旁边一个助理模样的漂亮女子,嘿嘿笑道。

  身为金宇兵的助理,自己所带的男星人气越高,她获得的酬劳也越高,见到现场这么多粉丝的疯狂模样,她仿佛见到了大把大把的美刀向自己飞来。

  金宇兵一边与粉丝们热情的打招呼,一边说着寒语“阿里尼西哟”的问候语,显得冰冰有礼,但在听到“天王级”这三个字以后,金宇兵的阳光帅脸,立马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跨了下来。

  “难,天王级的光环,那是给大付出的人。”金宇兵小声叹气道。

  女助理闻言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南斗财团家的小姐,似乎对宇彬哥你有意思,听说这一次斧山电影节,她也专程来了,要不你可以试着交往一下?”

  一听到南斗财团,金宇兵的俏脸跨的更快,直摇头的说道,“那个三小姐是庶出,在南斗家根本没有地位,如果是三杏,SK,环宇财团庶出的小姐或者……夫人,我会考虑一下。”

  寒国本土一共有十大财阀,但只是一位十大财阀中庶出的,没有直系地位的私生女,显然不符合金宇兵的要求。

  别看金宇兵在人前这么风光,但是坐上天王级男星的宝座,若是没有一位大财阀的势力的支持,他就算在努力也比不过其他人。

  这在寒国的娱乐圈内,几乎是男星与女星都知道的事实。

  “那海外的呢?宇兵哥,我听说这一次斧山电影节,会有一些海外的财阀会来,如果宇兵哥能攀上他们,总好比在半岛强吧,我可是听说来的可是华尔街的巨头,好莱坞的顶尖势力。”女助理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突然美眸四射的说道。

  金宇兵心中大动,他何曾不想走出半岛,向好莱坞发起冲刺,但是听说这一次来的海外的财团,比起寒国本土的不少财阀都强了不少,岂是他这种小人物高攀的起的?

  明星永远都是打着高光的戏子,人前看似风光,到了金宇兵这种程度,他很有自知之明,自己在那些真正大人物眼中,连一坨眼屎都比上,但若让金宇兵放过这个机会,他又是不甘心的。

  “你帮我留意一下吧,如果老天爷保佑,或许咱们能与那些华尔街的大财阀喝上一杯。”金宇兵目露春光的向往道,说完他以极大的热情,投入了给热情的女粉丝的签名中。

  短短一分钟能走完的机场通道,金宇彬用了整整半个小时才走完,他一边与女助理规划着未来,一边忙不迭的与女粉丝们互动,不少拿到签名的女粉丝,当场兴奋的晕了过去,但那些没拿到签名的女粉丝,则是沮丧的要死。

  “都怪你,来的这么晚,咱们都没挤进去。”

  机场大厅外,一个脸颊贴着金宇兵大头贴的女子,向她的同伴埋怨道。

  那个被埋怨的穿粉色背带裤的女子,也不甘示弱道:“姜秀珠,你也好意思埋怨我,要不是你化妆就要化上一个小时,咱们至于来机场看天花板吗,你还好意思怪我?”

  “钱娜,你自己不也化妆了一个多小时,就怪你!”

  “怪你。”

  “怪你。”

  就在两女埋怨的都快掐起来时,一道人影终于从满地鲜花的现场走了出来,沈七夜对于这满地的狼迹,真是哭笑不得。

  他毫无在机场迎接明星的经验,同行的几个旅客知道有人气巨星要来,飞一般的爬栏杆出去,沈七夜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直接被一群香喷喷的女生给包围住了。

  他原本是想用巨力推出一条路上,但见到那些女生都是十八九岁出头,正读大学的样子,他怎么好意思辣手摧花,这一站便是站了足足半个小时,直到金宇兵跟他的团队走后,他才得以从人海中走出来。

  而刚才那两个争吵的快要打起来的女生,在见到沈七夜后,那个穿粉色背带裤的女生,飞一般的冲了过来,那个女生看着沈七夜不敢置信。

  “沈大师?你怎么来寒国了?”粉色背带裤女生啃着小手惊讶道。

  沈七夜在见到这个女生时,也是微微一愣,因为这个女生不是别人,正是他在安南机场借过手机的那个女人,钱娜。

  只不过她来寒国的半个月后,入乡随俗,也学会了装嫩,穿起了背带裤,留起了一头国中生才会有的刘海,让她看二十四的年纪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样子。

  要不是沈七夜记性好,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他都快认不出来了。

  “钱娜?你不是来寒国留学吗?你怎么会在斧山?”沈七夜吃惊不小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