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554章 作茧自缚

作品: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作者:戎殇|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10-18 21:45:36|下载: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TXT下载
  只见车上坐着一个身着湛蓝色西装的帅气男子,不过此刻他嘴角却挂着阴邪的笑容,右手转动着左手尾指的戒指,看着一脸惊骇的龚学敏,阴恻恻的说道:“龚美女可真是让人好找啊!”

  龚学敏强自镇定的勉力说道:“曹少找我一个小人物干什么呢?”

  曹少摆了摆手说道:“不不不,你可不是小人物,能将我也给设计进去,你还是头一个,你说这样的人物,我能不找到吗?”

  曹少全名叫曹文晋,是尚海大族子弟,上次龚学敏所说在酒会上被一个男子骚扰,所指的就是曹文晋。

  实则,当时的情况是她打听到有那样一次酒会,在酒店在制造了一次邂逅,引起了曹文晋的注意,最后将她给带进了酒会。

  酒会上,龚学敏是将尺度拿捏得很好,将曹文晋完全给吸引了,兴致上来后,她却突然离开,曹文晋只得让人追出来寻找。

  那样便遇到了当时心情不好的夏冬阳,这倒是意外的收获,毕竟,龚学敏无法掌握夏冬阳的行踪,她是准备合适的时机给夏冬阳打电话的。

  正如之前傅青霜所调查,龚学敏之所以临时租住那老旧的小区,就是在为所谓的入室强X做准备,而一切都如她所设计的进行。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即便是夏冬阳与赵雪妍离婚了、即便夏冬阳喝了酒、即便她将自己给脱得光光的,夏冬阳却一点也不动心,这让龚学敏的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更甚的事,这些事都被查了出来,她被赶出了公司,还差点被拘留,可谓是作茧自缚。

  现在更被曹文晋也给找到了,龚学敏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摊上大事了,只得一脸赔笑,装傻充愣的说道:“曹少,我……我不明白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呵呵!”

  曹文晋笑了笑,继而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一支烟,边抽边看着龚学敏。

  龚学敏被曹文晋的沉默以及眼神看得是浑身发毛,声音是无法抑制的颤抖,却还是得装着笑容问道:“曹……曹少,我还有事情,能让我下车吗?”

  曹文晋漫不经心的说道:“着什么急啊,你还是第一个敢算计戏弄我的人,今天说什么我都得和你好好聊聊,问问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

  他的声音平淡,甚至听上去还有些温和,但听在龚学敏耳中,却字字都一如刀子,让她背脊阵阵发寒。

  龚学敏更清楚,既然曹文晋能能找到,自己就算再嘴硬,也是躲不过去了,只得装可怜的连连求饶拍马道:“曹少,我知道错了,我只是久仰您的大名,想要近距离瞻仰曹少您英俊伟岸风姿,绝对没有任何不敬的想法,请曹少不要和我这样一个小人物计较。”

  这妥妥的一个小迷妹口吻,曹文晋则是眉头一挑,顺着她的话问道:“哦,这么说你是仰慕我?”

  龚学敏见状,连连点头道:“是是,我仰慕曹少您很久了。”

  曹文晋又是一笑,说道:“那正好,今晚我有空,可以和你促膝长谈,深入交流!”

  龚学敏一听,心头更是一个咯噔,勉力的笑道:“曹少您贵人事忙,我怎么好耽误您的宝贵时间呢,能再次见到您,已经是我三生有幸了,请曹少还是让我下车吧!”

  “呵呵!”

  曹文晋又笑了起来,将烟头给踩灭,而后面色陡然一变,沉声说道:“我看你真的把我当傻子是吧?”

  龚学敏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曹少,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这样想啊!”

  “不敢这样想?”

  曹文晋说着,语气陡然拔高呵斥道:“不敢特么还算计老子!”

  龚学敏吓得身子一抖,面色瞬间变得煞白,不等她回过神来,曹文晋又沉声说道:“我曹文晋可不是谁都能借势利用的,我自然得收一点利息!”

  龚学敏回过神来,眼神一变便撑起身子去拉车门,看样子是被逼急了想要跳车。

  不过,身边的两个大汉,随手一抬就将她给按了回去,曹文晋手在扶手上轻弹着,说道:“省点力气等会叫吧!”

  龚学敏听得更是心头绝望无比,眼泪不断地滑落而下,心头更是后悔不已,她甚至恨不得自己现在晕了过去,也不愿意面对此刻车中这种压抑又被掌控得死死的感觉。

  曹文晋又点了一支烟,静静地看着龚学敏的每一个表情,眼神中充满了戏谑,继而语气轻缓的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他们把你直接打晕吗?”

  不等龚学敏回话,他便继续说道:“看着猎物从最初的挣扎,再到最后绝望的过程,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过瘾,太让人享受了!”

  龚学敏听得,整个人更加的绝望了,这曹文晋简直就是一个变态啊,她更是无比的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将主意打到曹文晋身上去呢,这种二代弟子果然大多不是什么好东西。

  也正是因为这般,龚学敏方才对夏冬阳那般的上心,不惜设计这一切,但终究因为手段不正,心思不纯将自己给搭进去了。

  绝望中,龚学敏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夏冬阳的身影,继而内心不断地告诫自己,龚学敏,你不能放弃,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不然你这辈子真的就彻底毁了! 可现在这种情况,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她念头急转着,面色惊慌,身子颤抖的尽力往车厢内壁靠,手也是悄然伸进了手提包中,握着了手机。

  她庆幸自己之前设置的是指纹解锁,这样应该能解开锁了,而后凭借着对手机的熟悉,手指向拨号键按去,她还清楚的记得,最新的通话记录是夏冬阳的,这时候想要拨打报警电话肯定是按不准的。

  龚学敏只希望,希望这个电话能播出去,夏冬阳能顾念一点自己为公司的苦劳,接一接电话。

  然而,龚学敏凭借着手上触感,知道电话一直没接通,最后更因为长久无人接听终断了,而这时,车驶入了一处别墅区中,龚学敏心头彻底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