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战利品

作品:武侠世界的慕容复|作者:非语逐魂|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4-06 23:47:16|下载:武侠世界的慕容复TXT下载
  “师尊!我来拦下这老和尚,你去对付慕容超!”李莫愁忽然开口道,至于风波恶,不说他先前受了斗酒神僧那么大的好处,原本一身九阳真气也被化掉,此时根本还没恢复过来。

  慕容复眉头微皱,李莫愁虽然能够使出诡异莫测的承影剑,但一身功力耗费得七七八八,又伸手重伤,哪里会是斗酒僧的对手,心念一转便说道,“我来拖住他,你去把慕容超抓过来!”

  说话间手握天剑在空中划了个半圆,猛地往前一挥,一道乳白色剑气飞快拉长,直直斩下。

  “先天剑气!”斗酒神僧吓了一跳,急忙闪身躲避,但那剑气却如跗骨之蛆一般,瞬间改变方向,朝他横扫过来。

  这一斩一扫端的是圆转如意,行云流水,没有半分窒涩停顿,斗酒神僧逼不得已之下,只得抽身后退,最大限度的拉开距离。

  慕容复一剑落空竟没有追击,身形一转,缓缓落在大殿之前,李莫愁已将龙泉剑搭在慕容超肩头。

  “干得好!”慕容复赞许的说了一句,随即看向慕容超,此时的他已是面如死灰,双目无神。

  慕容复皱了皱眉,开口道,“慕容老家主,本公子最恨不会开口求饶的敌人,这会让本公子报仇都没有快感!”

  慕容超抬了抬眼皮,鄙夷道,“老夫开口求饶,你就会放过老夫么?”

  “当然,”慕容复顿了顿,“不会,只是你开口求饶的话,本公子心情一好,没准会放过你那些子孙也不一定。”

  慕容超神色微动,嚅嗫半晌,终是说道,“求慕容公子放过他们。”

  慕容复哈哈一笑,“你可以瞑目了。”

  然后屈指弹出一道剑气,割破慕容超喉咙,至此这个慕容延钊一脉最杰出的人才,含恨陨落。

  “师尊,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你真要放过他那些子孙后辈?”李莫愁急忙说道。

  慕容复淡淡一笑,“为师说话算话,说了要灭他全族,就定然会灭他全族,传我命令,临安慕容一脉,一个不留!”

  “是!”李莫愁应了一声,立即招呼洪凌波、李思蓉等人率部追击,至于那些黑衣卫,在慕容垂死的时候便已做鸟兽散,跑得无影无踪。

  “小友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点?”这时,斗酒神僧极其不悦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慕容复转头瞥了一眼,这和尚浑身真元躁动,一副要暴起出手的样子,他冷冷一笑,反问道,“本公子并不觉得过分,如果前辈看不过眼,大可自行离开,本公子没说要留你。”

  事到如今他已不大将和尚放在心上,因为方才交手他便确认,斗酒神僧并没有进入化生境,只是跟慕容超一样,真元浑厚达到化生境层次,唯一有些难缠的便是此人一身真元阴阳互济,亦柔亦刚,颇难对付。

  “你……哼!”斗酒神僧深深看了慕容复一眼,终是拂袖而去。

  “莫愁,立即让人搜查尚书府,将斗转星移的秘籍找出来,别的什么都不要,找到后分批潜入临安城。”慕容复下令道。

  “是!”

  ……

  三个时辰后,临安城东市一家客栈中,慕容复已经恢复了本来面貌,手上捧着一块淡金帛书细细品读,身前站着两人,分别是李莫愁和风波恶。

  他手上的帛书正是那卷“斗转星移”残卷,别看他看得十分认真,实际上却一个字都看不懂,因为这帛书乃是籇文所撰,没个十几年的功底,根本翻译不出来。

  “师尊,据弟子汇报,尚书府慕容一脉,上至慕容垂,下至慕容超的曾孙慕容青云,已然全部伏诛,唯独少了一人。”李莫愁低声说道。

  慕容复头也不抬的问道,“少了谁?”

  “慕容景岳。”

  “哦?”慕容复终于抬起头来,“慕容景岳跑了?”

  “是的,我们搜遍整个尚书府也没找到他,邀月那边也没有发现,应该是跑了。”李莫愁有些惭愧的说道。

  “还真是条泥鳅,几次三番都让他跑了。”慕容复淡笑道,“罢了,回头让血影殿发个暗花,不必费神去追了。”

  随即他目光一转,看向风波恶,“你现在是什么情况,我瞧那和尚似乎给你留了什么功法?”

  风波恶立即会意,“是的公子,等回到慕容家我便将这门功法撰写下来,放到还施水阁里。”

  以慕容复如今的修为,自然已经有些看不上九阳真经这门内功,即便加强版的也一样,不过他对斗酒神僧口中的阴阳互济倒是有些兴趣,故而才会暗示风波恶上交。

  慕容复也觉得有点不厚道,这毕竟是人家的机缘,老脸微微一红,笑道,“待此间事了,我给你记上一大功,另外你若缺什么心法绝学,也可在还施水阁任选一门修炼。”

  风波恶心中暗喜,嘴中则是颇为矜持的推辞道,“风老四这些年得公子不吝传授,区区一门功法,哪能要公子赏赐。”

  “是吗?”慕容复白眼一翻,“那就省了吧。”

  “啊!”风波恶呆了一呆,但见慕容复脸上的揶揄笑容,登时明白过来,讪讪不敢接口。

  “好了,我不会忘记风四哥好处的,说说你们在尚书府还有什么收获?”慕容复话锋一转,如此问道。

  风波恶沉吟了下,答道,“搜到一些古籍孤本,古玩字画,金银珠宝不计其数,对了,还有一个剑阁,里面收藏颇丰,不少都是江湖上有名的好剑,另外还有一个血池……”

  “血池?”慕容复眉头微挑,“做什么用的?”

  风波恶尴尬的摇摇头,“血池里的血是新鲜的,周围躺了许多尸体,不知道做什么用,但肯定不是好事!”

  说起来风波恶原本还对剿灭尚书府还有些不忍,认为杀掉慕容超也就够了,但在见到那个血池后,所有的不忍尽皆消散一空,能将一百多条人命随意杀死放血的家族,留着只会遗祸无穷。

  李莫愁接口道,“师尊,弟子猜测那血池很可能跟龙泉剑有关。”

  慕容复目光微闪,在上古铸剑术中,血祭虽然邪门,却是许多铸剑师常用的一种手段,只不过没有慕容超那般狠辣动辄上百条人命罢了,纵观整个尚书府,能跟血祭挂钩的也就只有龙泉剑,只是不知道他们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嗯,”慕容复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关于龙泉剑,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什么处置方法,“好了,你们也累了,回去歇息吧!”

  二人正要告退,慕容复的声音再次响起,“莫愁留下。”

  风波恶一脸暧.昧的朝李莫愁挤了挤眼睛,匆匆离开房门。

  李莫愁每次与慕容复独处,都会觉得有些别扭,倒不是说不想跟慕容复在一起,实在是这个师尊太好色了点,逮到就要占她便宜,弄得她拒绝也不是,不拒绝之也不是,相反没人的时候,还会有些怀念那种感觉。

  正胡思乱想间,慕容复忽然开口道,“你的伤势怎么样?还疼么?”

  李莫愁心头微暖,“已经不疼了,但想要痊愈还需一段时间。”

  这么大的伤口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不疼了,她不过不想让慕容复担心罢了。

  慕容复翻了个白眼,走上前去,“我看看。”

  李莫愁强忍着逃离的冲动,颤声道,“师尊,男女有别,你还是……还是别看了吧。”

  慕容复自动忽视了这句话,轻轻扯开她的衣襟,大片雪白露了出来,隐约还能看到那饱满的半球,只不过叫人心惊的是,一道血红沟壑横在中间,皮肉外翻,十分怕人。

  慕容复有些心疼,“疼吗?”

  李莫愁心里羞得无以复加,以往抓抓摸摸惯了,但如此暴露还是第一次,低声回道,“已经不疼了。”

  慕容复观察半晌,“伤到了琵琶骨,想要复原不容易,这段时间你回燕子坞休息一下,这只手臂能不动就不要动,另外我已经派人去取黑玉断续膏,你这伤口不会留疤,放心。”

  李莫愁心中感动莫名,忽的想起一事,从腰间取下承影剑,递了过去。

  此时承影剑已被她找来一个剑鞘装上,在她想来,这把剑是慕容复给她的,但那是在不知道承影剑真实面目的情况下,现在承影剑解封露出真容,自然要还给慕容复。

  慕容复微微一怔也就明白过来,将剑推了回去,“为师送出去的东西,哪有要回来的道理,既然已经给了你,你就好好收着,再说了,这剑在你手里跟在为师手里,有什么区别么?”

  李莫愁听得前半句心里热乎乎的,听到后半句,却莫名有些羞意,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师父这话什么意思,什么我的就是他的,难道他已经把我当成他的女人了……

  慕容复没有理会她如何想法,因为这剑似乎只有她能够发挥出威力,他收回来也没用,还不如就放在她手里。

  细算下来,这次尚书府之行收获当真不菲,得到了龙泉、承影二剑,另外还得到慕容家另一脉的“斗转星移”,就今日交战的情况来看,这门斗转星移可着实厉害,若能跟自家的“斗转星移”结合,定能再添一绝强手段。

  另外还有一些珍藏古籍、金银珠宝什么的,慕容复倒没有放在心上,眼下只要再找回沐剑屏,此次临安府之行便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