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三十三章

作品:武侠世界的慕容复|作者:非语逐魂|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1-02 16:45:33|下载:武侠世界的慕容复TXT下载
  九阴真经中包含的武学众多,九阴白骨爪不是威力最大的,但却是慕容复最喜欢的,这门武功变幻无穷,出招极快,可谓招随意动,信手拈来,用起来十分顺手。

  唯一的缺点便是威力不及降龙十八掌、六脉神剑等顶级武学那般无坚不摧,想想也是,世上怎么可能会有十全十美的武功,便是神功也都有着各自的缺点。

  苦头陀与玄冥二老内力极深,尤其是论起阴寒程度,九阴白骨爪也不及玄冥神掌,是以四周的阵阵阴风对三人并没有造成多大影响。

  反而三人凭借着极深的武学造诣,弹指间便看出了九阴白骨爪的虚实,苦头陀捏起剑指,“嗤嗤嗤”疾点数下,便将他周围的实招破去,玄冥二老也是不落其后,双掌连出,“砰砰砰”数下,竟是以拙破巧,强行将爪影驱散。

  慕容复也没指望九阴白骨爪真能给三人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但拖得这片刻功夫,他已将适才因为用九阳神功强行驱使九阴白骨爪造成的不适平息下去,并将内功换上了九阴真经。

  比起九阳神功,慕容复对九阴真经的理解自是更深一层,能发挥出的威力又大了不少,酣斗到此时,他已打算全力出手,先重创其中一人再说。

  三人见这般轻易便破了慕容复的武功,微微有些愕然,不过也不敢大意耽搁,当即抢身上前继续围攻慕容复。

  苦头陀的招数十分繁复,时而大开大阖,光明正大,但倏然之间,又是诡秘古怪,邪异非常,所包含的门派也是众多,可见其武功渊博无比,慕容复虽然也学了不少武功,但论起渊博程度,怕是远远不及他的。

  玄冥二老更是用出了自己的奇门兵器鹿杖和鹤笔,虽不如玄冥神掌那般威力惊人,但胜在奇招迭出,兼之慕容复手无寸铁,自以为能占上不少便宜。

  慕容复与三人斗了十数招,竟是找不到偷袭的机会,毕竟他们已经摸清了他借力打力的手法,均是有意防范,对阵这等绝顶高手,即便是他乾坤大挪移已经大成,也只能同时牵引住两人而已,而第三人必定会乘机出手,是以一时间颇有无处下手的意味,不过仗着身法高明,三人倒也奈何不了慕容复。

  听风、吹雪二女手上紧紧握着剑柄,一副随时准备出手的样子。

  赵敏看慕容复独斗三人竟是不落下风,心中难免动了招揽慕容复的念头,可是想起慕容复很可能与明教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又暗暗摇头。字<更¥新/速¥度最&駃=0

  她看了身后的神箭八雄一眼,似是在估量若是这八人也出手的话,有几成胜算,毕竟此时场中虽然打得火热,但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万一神箭八雄出手后仍是杀不了慕容复,这梁子可就大了,这等高手潜入汝阳王府随便暗杀几个人还不是轻而易举。

  思量一阵,赵敏还是放弃了心中的疯狂想法,打算先看看再说,若是三位高手真的不敌,又另作打算。

  “哼,真当本公子手无寸铁么!”慕容复被玄冥二老仗着兵刃之利逼得连连后退,不由轻哼一声,双手在胸前一抹,银光乍闪,霎那间一双寒气森然的银色手套已带在手上。

  玄冥二老见慕容复已经落入下风,自是不会放弃落井下石的机会,招式愈发迅捷,眼中杀意更甚,不管不顾的抢身上去。

  而苦头陀对慕容复只是抱着试探一二的念头,打了这么久,他已对慕容复的武功极为满意,“明教若有此教主,何愁不能再复当年盛况!”

  苦头陀登时心生退意,行动不由慢了半个呼吸。

  眼看玄冥二老的攻击已至,慕容复忽的诡异一笑,在原地呆愣不动。

  “好机会!”玄冥二老毫不留情的一杖一笔击在慕容复身上,但下一刻二人面色一僵,那“慕容复”竟然是个残影,二人的攻击均是打到了空处。

  二老登觉不妙,不过他们也是实战经验极为丰富之人,当即同时反手往彼此身后打了一掌,只是鹿杖客打向鹤笔翁背后的一掌明显是没多大劲的。

  “砰”一声大响,慕容复与鹤笔翁双掌相交,腾腾腾,鹤笔翁登时被击退丈许,脸色微微发白,可见慕容复这一掌并不轻。

  “可惜!”慕容复心中暗叹一声,他一直都未使用出凌波微步,就是为了此时,他本欲先手除去三人中因为手臂受伤变得最弱的鹿杖客,但却因为鹤笔翁这一掌没有得手,若是适才选择的对象是鹤笔翁,那么兴许此时二人中必有一人受到重创。

  “师弟!”鹿杖客回过身来,不由大喊一声,双目快要喷出火来,举起鹿头杖便要上前拼命。

  “住手!”却是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正是赵敏。

  鹿杖客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一般,急忙止住身形,倒不是赵敏在他心目中有多大威势,而是这才想起自己一人,还是在一直手臂受伤的情况下,万万不是慕容复对手的。

  赵敏悠然起身,面带微笑,折扇轻摇,握着白玉扇柄的手,白得与扇柄无甚分别,仿若透明的一般。

  鹿杖客趁机退到鹤笔翁身边,听风、吹雪也是急忙跃至慕容复身边,三人细细打量着赵敏!

  但见他身形洒脱,面若冠玉,肤白胜雪,双目黑白分明,灵亮慧黠,眉宇带有三分英气、三分豪杰,整个人往那一站,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令人不敢逼视。

  “好俊的公子!”

  “好像比公子还好看一些!”

  这是听风二女的心里话,此时二女脸颊晕红,呆呆的看着赵敏移不开眼。

  “咳咳!”慕容复注意到二女的神态,不由心中有些泛酸,急忙干咳两声,将二女心神拉回来。

  听风、吹雪登时一惊,急忙回过神来,移开目光,便是一向调皮大胆的听风也是有些忐忑,毕竟适才她们竟是盯着公子以外的男人看个不停,也不知公子会不会因此生气。

  确实,女扮男装的赵敏,论俊美程度,便是慕容复也逊色她不止一筹,不过慕容复倒也不会真这般小气,更何况那还是个女子。

  赵敏似是早已习惯了周围众人的眼光,面色无甚变化,嘴角微动,那极为动听的声音传了出来,“早就听闻姑苏南慕容武功冠绝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适才几个手下见猎心喜,忍不住与兄台切磋一番,冒昧之处,还请兄台见谅。”

  被三个绝顶高手围攻这么久,她早不开口,晚不开口,偏偏鹿杖客遇到危险是开口,哪会只是简单的切磋一二。

  慕容复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恕在下眼拙,看不出阁下是男是女,不知该怎么称呼?”

  赵敏脸色微微一僵,转瞬恢复正常,颇为豪爽的一笑,“哈哈,兄台真是会说笑,在下姓赵!”却是闭口不谈性别之事。

  “哦,赵大妹子!”慕容复随意的叫了一声。

  “是赵兄弟!在下是男儿之身。”赵敏脸色微沉的看着慕容复,一副十分在意别人错认她性别的样子。

  慕容复似是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展颜一笑,“哈哈,恕罪恕罪,实在是兄弟你这张脸简直就是潘安再世,偏偏又带有几分女儿家的娇嫩,在下这才难以辨清!”

  赵敏一副头疼的样子,十分善解人意的说道:“其实也怪不得兄台,初次见到兄弟我的人,十个倒有九个会像兄台一般,分辨不清的,此事也一直困扰着兄弟!”

  没说上几句话,二人竟是兄弟长兄弟短的叫了起来,一副十分熟络的样子。

  “兄弟不见怪就好,咱们今日也算不打不相识了,必定要好生喝上两杯才行!”慕容复脸上笑意更甚,说着脚步往前探出一步,人已经到得赵敏身前。

  赵敏以及玄冥二老等人登时大惊,但还未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慕容复却是一手揽住赵敏肩膀,随口往旁边叫道:“小二,给我来十斤烧酒!”

  “你做什么!”赵敏脸上红晕一闪而过,却是怒声喝问道,身子急忙挣扎起来。

  慕容复却是揽得更紧了,“你我兄弟一见如故,今日不醉不归,喝完酒之后再顺势烧黄纸,拜把子……”

  玄冥二老等人心中大松一口气,随即又面露古怪之色,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是十分清楚赵敏的性别的,此时竟是被人当成男人一般勾肩搭背,若按照汉人的习俗,岂不是失了贞?

  不过众属下虽然有心上前解围,但又不敢有丝毫异动,一是慕容复武功太高,二是郡主就在他手下,若是让其误会了什么,轻轻一掌,郡主必定是抵挡不住的,“唉,只能看郡主自己了!”众人心中暗叹一声。

  慕容复一副十分热情的样子,搂着赵敏柔若无骨的肩膀走到桌前。

  赵敏挣扎不得,偏偏她还有套问慕容复底细以及招揽他的心思,一时间也不好撕破脸皮,勉强一笑,“大哥,这个……酒自然要喝,可是能不能先放开小弟,小弟有些不习惯与男人这般亲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