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六十五章 借题发挥

作品:武侠世界的慕容复|作者:非语逐魂|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1-02 16:45:33|下载:武侠世界的慕容复TXT下载
  “看来这小妮子倒是没有偷懒!”慕容复眼中欣慰之色一闪而过,虽然不知道周芷若的九阴真经到了何种进境,但光看这轻功,便知其内力也是非常深厚的。

  慕容复心情大好,慢悠悠的回到营地,却是意外的见到一人站在谷口,正是洪凌波。

  洪凌波见慕容复回来,脸色微喜,上前盈盈一礼拜道:“参见师祖!”

  慕容复随手一道劲力扶起她,口中问道:“你在这等我?”

  “是的,凌波怕师祖找不到慕容家的营帐,专门在此处等待师祖!”洪凌波乖巧的说道。

  慕容复听她一口一个“师祖”,不由眉头轻皱,摆了摆手,“行了行了,你叫我‘公子’便是,不必称呼‘师祖’了。”

  洪凌波登时面色煞白,急忙跪在地上,“凌波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惹得师祖不快,但凭师祖处罚,只求师祖不要将凌波逐出门墙。”

  慕容复白了她一眼,伸手将她扶起,“谁说要将你逐出门墙了,你一口一个‘师祖’的叫,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七老八十了呢,实在大大影响我的形象。”

  “可是……可是这是礼数啊,而且别人要是知道师祖这般年轻便做了‘师祖’,会更加觉得师祖深不可测的。”

  洪凌波登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不过略一犹豫还是出言辩解一句,顺带不着痕迹的拍了慕容复一记马屁。

  “去,什么礼数不礼数,我让你叫什么你就叫什么,是不是连我的话也不听了?”慕容复脸色微沉,便是声音也加重了几分。

  洪凌波身子颤了颤,急忙恭声应道:“凌波不敢,师祖……”

  “嗯?”慕容复双目一瞪。

  洪凌波急忙改口道:“公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慕容复展颜一笑,“这就对了,走吧,带我去营帐!”

  说完竟是随手拉起洪凌波的手,往前走去。

  洪凌波娇俏的小脸上微微飘起两朵红晕,她自幼被李莫愁带到燕子坞,也继承了其师父的性格,除了慕容复之外,对任何男子都不假以颜色,更别说有什么肢体接触了,此时被慕容复一拉,只觉手心发热,身子发软,有些走不动路。

  想出言拒绝吧,但对方是自己的师祖,说是“一句话决定自己生死”也不为过,洪凌波根本不敢生出什么违逆的念头,只好任其拉着,亦步亦趋的跟在慕容复后面,心中默念:“他是师祖,是我的长辈,不是别的男人,拉一拉也没什么!”

  慕容复嘴角微翘,娇嫩的小手软乎乎的,捏在手中十分舒服,说起来,这洪凌波也是个十分难得的小美人,只是燕子坞美女众多,几乎都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这才让她显得不怎么出色。

  不过慕容复也只是随意占点便宜,体验下某种邪恶的感觉,并不是真个有什么想法,毕竟即便他不在乎什么辈分名义,别人也会在乎的。

  “师……公子,前面左转就到了!”一路上,洪凌波都是羞涩不已,好在此时已经深夜,营地中没见到什么人,否则她真的要羞愤欲死了。

  不多时,二人来到一个门口写着“慕容”二字的营帐前,慕容复松开洪凌波的手,径直走了进去。

  洪凌波微微松了一口气,心中暗自抱怨道:“师祖也真是的,竟然拉人家的手,若是被人瞧见了,以后真要没脸见人啦!”

  忽然不知想到了什么,小脸“刷”的一下变得殷红似血,“师祖以后会不会……会不会要我那样……那我该怎么办……”

  其实若是慕容复年纪大点,作为一个师祖,拉一拉晚辈弟子的手倒也没什么,可是慕容复实在太年轻了,行事又不遵礼法,也难怪她会胡思乱想。

  “咦,你们怎么都还没睡?”慕容复一进营帐,便看到风波恶、怜星四女齐齐坐在营帐中,疑惑的问道。

  “公子,我本来以为你这次亲自出马,是要为我慕容家打响名声,可听风却说不是,所以就在这等你回来示下啦!”兴许是慕容家的势力越发有组织性,风波恶说起话来也时不时咬上几个词,不过脸上尽是嬉皮笑脸之色,哪有半分严肃,可见他还是本性难移。

  “是啊公子,我们等你回来请示明日之战该怎么打?”怜星盈盈说道。

  慕容复稍一寻思也就明白过来,来光明顶的目的,他只跟听风、吹雪说过,在未经他允许的情况下,二女也不会告诉其他人,不过可能稍微透露了一些,所以众人才一起等他回来。

  慕容复走到主位上坐好,沉吟半晌才说道:“想必你们也猜到一些,不错,此次我不是为了围剿明教而来,而是想将明教收入麾下。”

  怜星微感惊讶,风波恶却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脸震惊的看着慕容复,“公子不是说笑吧,将魔教收入麾下,那我们慕容家成什么了?”

  他本就为人侠义,一听慕容复要将坏事做尽的明教收入麾下,自然难以接受。

  慕容复眉头微挑,“风四哥先坐下,有什么话慢慢说。”

  风波恶却是不坐,双眼直视着慕容复,“公子天纵奇才,短短十余年时间,将慕容家发展成如今的模样,说句实话,属下佩服的五体投地,可是要兴复大燕,凭慕容家现在的实力便能做到,根本用不着魔教的势力,这样反倒会大大影响慕容家的声誉,失去人心,到时反倒于兴复大业不利!”m.

  数人均是内力高绝之辈,倒也不怕有人偷听。

  可是风波恶这么大反应,却是出乎慕容复的意料,不由得脸色微沉,一言不发,一时间帐篷中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风四爷,公子让你坐下呢,你是不是连公子的话也不听啦!”听风见慕容复似乎有些生气,不由嬉笑一声,出声圆场。

  风波恶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告罪一声,坐回椅子上。

  慕容复脸色稍缓,看向一旁的怜星,“怜星,你给他说一说明教是怎么变成魔教的。”

  怜星稍一寻思便说道:“明教虽然行事诡异,不循常理,但一向秉持救万民于水火的教义,且不说他们有没有做到,但伤天害理的事倒是从未做过的。”

  风波恶正想说话,怜星又说道:“之所以会与峨眉、少林结怨,其实原因很简单,比武!”

  风波恶眉头一皱,“比武?”

  “不错,峨眉派灭绝师太曾有一个未婚夫,孤鸿子,与明教杨逍比武,输了后被气死,而少林则是因为有三位度字辈高僧曾上光明顶挑战阳顶天,最后输在阳顶天手上,被弄瞎了眼睛。”

  风波恶听得目瞪口呆,只听怜星继续说道:“本来以两个门派的地位,这种私仇是断然不会引得他们围攻明教的,只是后来金毛狮王不知什么原因,到处屠杀江湖中人,所以江湖中人才将明教视为魔教,也才有了今日的剿灭之举。”

  慕容复看了风波恶一眼,“其实金毛狮王是被其师父成昆陷害的。”

  怜星四女与风波恶均是一愣,好奇的看着慕容复,尤其是听风,更是直接跑到慕容复身旁,“公子快说,我最喜欢听秘密啦!”

  慕容复笑了笑,当即将成昆、阳顶天及阳夫人,三人之间的那点事儿八卦了一番,以后最后成昆因为师妹之死,怨恨明教,便残忍陷害徒弟,挑拨六大门派与明教的仇怨。

  “那成昆人呢?现在他目的达到了,应该正躲在某处观望啊!”怜星心思缜密,一语中的的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嘿嘿,你们今晚还见过他,看你们能否猜得出来!”慕容复神秘一笑,却是故意卖了个关子。

  众人均是眉头紧皱,细细回想今晚所见之人中,谁可能是成昆。

  过不多时,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我知道了!”却是怜星与听风。

  二女对视一眼,怜星笑道:“你说吧!”

  听风小脸红扑扑的,口中急忙说道:“是那个大和尚,叫圆什么来着,送地图的那个!”

  慕容复微笑点头,“还是听风最聪明,不错,他就是成昆,我今晚出去也是为了跟踪他!”

  听风“啊”了一声,“那后来呢?”

  慕容复又将今晚发生的事简略的讲了一遍。

  听完后,众人神色各异,慕容复虽然说得平淡,但众人都听出了其中的危险,尤其是山腹中竟然埋了数十箱*,若是成昆真的点了*,慕容复岂不是凶多吉少。

  听风更是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秃驴真该死,竟想将我们全都炸死,公子出来后就该杀了他!”

  怜星则是说道:“公子以后还是莫要这般冒险了!”

  风波恶起身行了一礼,“风波恶是非不分,顶撞了公子,还请公子责罚。”字<更¥新/速¥度最&駃=0

  慕容复看了风波恶一眼,淡淡说道:“枉你身为凌霄阁阁主,这些隐秘大多在水晶宫的宗卷库都可以找到,你却是丝毫不知,而且,是不是我每派一个任务,都要跟你详细解释一番,你才肯听命?”

  不待风波恶回答,慕容复又冷哼一声,“我告诉你,慕容家想要夺得天下,不是靠江湖上那一套就行的,许多好事要做,许多坏事也要做,今后再像今日这般,你便自动离开慕容家,养老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