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百三十九章 三条路

作品:武侠世界的慕容复|作者:非语逐魂|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1-02 16:53:23|下载:武侠世界的慕容复TXT下载
  慕容复先是一愣,随即微笑道,“夫人放心,我会加倍对小昭好的,断然不会让他受了委屈。”

  “咳咳……妾身要说的不是这个,”黛绮丝咳嗽两声,秀眉微微蹙起,“你要了小昭的身子,又令她失去明教教主之位,难道还想她一辈子在你身边当个端茶递水的丫鬟么?”

  “原来是说这个!”慕容复心头恍然,天下的父母对于儿女的终身大事自然是极为重视的,尤其是涉及到名分的时候。

  沉吟半晌,慕容复开口道,“将来我会给小昭一个名分的,但眼下却是不能,我还有许多……”

  但他话未说完,黛绮丝却是陡然寒声打断道,“什么将来,什么名分,我要的是你现在就娶小昭为妻,而且以后再也不许跟别的女子有什么瓜葛。”

  慕容复面色微微一窒,随即变得十分难看起来,直言说道,“夫人应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慕容复并非薄情寡义之徒,绝不会舍弃那些与我有情的女子,而且,正妻之位早有议定,但我会一视同仁,绝不会委屈了小昭半点!”

  此言一出,黛绮丝脸色骤然布满寒霜,冷笑一声道,“你舍不得她们,那你就舍得小昭了?我一生最恨花心风流之徒,会答应把小昭嫁给你已经是破例,你居然还三心二意,想要连同其他女子一并娶了,哼,那我也只有带着小昭远走高飞了!”

  慕容复目光微微一闪,黛绮丝之所以会趁此机会来跟自己谈这件事,无外乎抱着自己此刻拿她没办法的想法,当下也不跟她争辩什么,只是淡淡说道,“那也要小昭答应才行。”

  “那我现在就杀了你!”黛绮丝似乎被戳中了痛处,瞬间脸色大怒,探手一掌拍向慕容复胸口。

  “砰”一声,慕容复猝不及防之下,难以躲避,胸口挨了一掌,身子飞出撞在墙上,随后又跌落床上,心中怒意交加,奈何真元不济,只好暗暗吞下这口恶气,口中说道,“你若杀了我,小昭必定会恨你一辈子,而且你别忘了,波斯明教还没有放弃对你们母女的追杀,如果没有我的庇护,恐怕最终还是难逃烈火焚身之苦。”

  黛绮丝眉头微皱,随即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松开,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我这条命早已不在乎了,大不了在落入总教手中之前自尽罢了,但你若是娶了小昭,我可不相信你会袖手旁观!”

  “娶了小昭?”慕容复微微一愣,方才还说要带着小昭远走高飞,但此刻又说娶了小昭,这个老女人是怎么回事?

  不过黛绮丝并没有给他解释的意思,身子一晃,闪身来到床前,探手在慕容复胸口连点数下,这才一把提起慕容复,向外走去。

  “喂,你点我穴道做什么?你……”慕容复愣了愣神,完全不知道这女人要做什么,但不用想也知道,定然不是什么好事。

  黛绮丝冷冷一笑,并没有开口,反而随手在慕容复闻香穴上一拂,点了他的哑穴。

  慕容复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张了张口,却是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连哑穴都点住了,偏偏体内真气无法驱使,只能眼睁睁看着黛绮丝将自己拎出屋子,口鼻中传来一股淡淡的香味,十分好闻。

  耳边传来呼呼风声,慕容复只见得金色大船在后退,码头在后退,随后是山石岩土,草木树林,他被黛绮丝提着下了船,飞身跃往远处。

  约莫小半个时辰过去,慕容复“啊哟”一声,身子被扔在地上,摔得眼冒金星,兼之这小半个时辰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他只觉脖子发酸,手脚发麻,奈何口中无法发声,否则他早就破口大骂了。

  黛绮丝将慕容复往地上一扔,便转身走了。

  慕容复眼珠转动,四下打量一番,却是一个黑漆漆的一片,只能隐约看到一间小屋的轮廓。

  他本想运功先解去穴道,却发现奇经八脉全部被封住,根本无法运功,不过似乎是因为经脉被封住的原因,体内的灰色气劲倒也没有再蔓延,只是盘踞着半个丹田。

  “这老女人到底想做什么?”慕容复心中如此想着,不多时,眼前一亮,黛绮丝打着一个灯笼走进来,手中还提着一个麻袋。

  慕容复飞快的四下看了一眼,果然,这里是一间四面无窗,只有一道黑色铁门的小屋,四面墙体也均有坚固无比的大青花石所建。

  “这难道是囚室?”慕容复心头微惊,青花石以坚固著称,却性属阴寒,又不利于通风,在这个时代,只有一种地方会用这种石头建造屋子,那便是牢房。

  心头苦笑一声,慕容复也没想到终日打雁,今日终于被雁啄了,当下转过眼珠来看着黛绮丝,目中带着些许询问之意。

  黛绮丝冷冷看了慕容复一眼,淡淡说道,“本来我是极其讨厌你这种三心二意的人的,但小昭爱你爱的死去活来,即便是带她远走高飞,恐怕也飞不出多远,她又会回到你身边,我这个做娘亲的无法改变她,也只有成全她了,不过在那之前,我却要为她做最后一件事。”

  慕容复无法说话,只是目光平静的盯着黛绮丝,静待其下文。

  黛绮丝嘴角微微翘起,脸上亘古不化的寒冰似乎融化了那么一丝,继续说道,“那就是改变你!”

  慕容复微微一愣,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什么叫改变我,难道……

  “不用急,你马上就知道了!”黛绮丝微微一笑,如同娇艳的春花,灿烂绽放,“我给你三个选择,第一,让我毁了你这张脸,相信从此之后,你身边除了小昭,便再也没有别的女人。”

  慕容复登时心下微松,以他脸皮的厚实,兼之身怀洗髓经,即便是刮花了,也很容易修补回来,而且他身边的女子,几乎就没有是因为他长得俊才跟他好的。

  黛绮丝不知慕容复心中想法,继续说道,“第二,让我阉了你,从此再也不能风流好色,勾引别的女子。”

  慕容复心中一颤,陡然生出几分胆寒,这个女人真的是胆大包天,她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慕容复知道,她是真的做得出来。

  “第三,倒是有点麻烦了,不过也是最好的办法,那便是由我去杀了那些个不知廉耻的女子!”

  听完黛绮丝所谓的三个选择,慕容复脸色几经变幻,又恢复了平静。

  黛绮丝探手解开慕容复的穴道,“说吧,你选哪条路?”

  “难道你就不怕我功力恢复之后,找你报复?你应该知道,我不会顾忌小昭面子的!”慕容复对黛绮丝的问题避而不答,反而问出了心中一直疑惑的问题。

  黛绮丝愣了一下,脸上恼怒之色一闪而过,慕容复不提还好,一提起来她便想起慕容复根本不将自己这个丈母娘放在眼里,心中恨得直咬牙,偏偏小昭又那般痴心……

  沉默良久,黛绮丝压下心头的恨意,淡淡说道,“只要解决了小昭的终身大事,世间再无黛绮丝。”

  慕容复心中一跳,“这个老女人不会是要自杀吧?”

  “你别想歪了!”黛绮丝哼了一声,“我只是隐姓埋名,从此不踏入江湖半步,但若是你对小昭不好,说不准什么时候小昭就会永远消失在你面前。”

  “我……”慕容复沉吟片刻,终是说道,“我选第一!”

  “我就知道你会选这条路!”黛绮丝忽的诡异一笑,打开手中的麻袋,从中取出一个精致的火炉来,炉中放了一些炭块,和一个三角形的铁块。

  细细一看,这哪是什么铁块,竟是常用来对付犯人的铁烙!慕容复顿时面色微变,“你……你不会要用这个在我脸上烙字吧?”

  黛绮丝眉梢含有些许笑意,并不解释,自顾自的将炭块点燃,将铁烙放入其中煅烧。

  “夫……夫人,”慕容复立时怂了,“那个……这个……咱们是不是还可以再商量一下,你看你这么端庄漂亮,怎么能做这种残忍的事情呢?”

  这倒也不能怪他胆小,要知道那烙印可不是寻常伤口,一旦烙上,那就是一辈子的事,即便将整张面皮撕下来,也去不掉烙印,洗髓经再怎么逆天,也无济于事。

  黛绮丝转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点点头,“这倒也是,我许久没有做过这种粗活了,若是烙得不好,小昭说不定还要怨我,那慕容公子是想选第二条了?”

  慕容复一愣,第二条不就当太监么,当即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要他当太监,比杀了他还难受,口中说道,“夫人也不想小昭守一辈子活寡吧。”

  “这倒也是。”黛绮丝似是才反应过来,微微叹了口气,“那就只有杀了那些不知廉耻的女子了。”

  慕容复虽然心中暗恨,不过值此时刻,他却也只能点点头,心想,“本公子的女人又岂是寻常之辈,各个武功高强,一时半会之间,你根本不可能杀掉任何人,只要本公子缓过气来,哼哼……”

  黛绮丝似乎是看出了慕容复的想法,微一冷笑,说道,“我瞧那峨嵋派周掌门,还有蒙古的小丫头,似乎跟你关系不错,就先从她们下手吧。”

  慕容复登时大惊,这才想起,赵敏就不用说了,船上的顶级战力周芷若彻底陷入了虚弱状态,若是黛绮丝真的去杀人,当真没有反抗之力,虽有一种弟子护持,但黛绮丝智计高明,她们根本难以防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