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百九十四章 双方谋划

作品:武侠世界的慕容复|作者:非语逐魂|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1-02 16:45:34|下载:武侠世界的慕容复TXT下载
  忽然,一个士兵匆匆赶来,“报!”

  “说!”

  “启禀都统,王将军飞鸽传信,郡主找到了,为免夜长梦多,他已率部护送郡主出山,回山海关去了。”

  夏国相闻言一怔,随即大喜,笑骂道,“什么夜长梦多,不就怕我抢他功劳么,不过这个消息来得真及时,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哈哈哈……”

  那士兵见此,面色一急,说道,“都统,还有一事,西边有一大队人马正火速赶来,以他们的速度,不出一时三刻便可抵达。”

  “大队人马?”夏国相笑声戛然而止,“可探清什么人马?有多少人?”

  “看装束应是白杆军无疑,兵力在五百上下。”士兵回道。

  夏国相面色陡然阴沉下来,“我说那姓童的怎么只率五百人前来,原来后续人马尚未赶到。”

  这时,旁边一个年轻将领上前说道,“夏都统,白杆军差不多所有头目都在先前那五百人中,这后续人马的领军人物很可能便是白杆军首领,原四川总兵秦良玉。”

  夏国相微微点头,“不错,除了她不会有别人了。”

  那将领面色微微一变,“都统,是打是退还得早做决定,否则让他们抄了后路,咱们可就被动了。”

  “不……”夏国相却是果断摇头,“容我想想,再想想。”

  其他人见此,不禁面现急色,此刻黑甲军主力所处位置颇为尴尬,正好位于出入峡谷的隘口,一旦后方被人堵住,里面的王屋山势力再冲杀出来,那后果不堪设想。

  过得半晌,就在那年轻将领想要再次进言时,夏国相忽然开口道,“传令下去,撤回与童仲纠缠的黑甲军,全军死守峡谷入口,另外,你持我信物赶往角门关,面见郭将军,请他派大军前来支援。”

  那年轻将领闻言吃了一惊,“都统,来得及吗?”

  夏国相沉吟道,“此地距离角门关不过二十多里路程,只要你速度快些,来回用不了一个时辰,来得及。”

  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冲其低声耳语几句。

  “末将领命!”

  随后年轻将领换上士兵的服饰,与几个传令兵混在一起,迅速跑出人群。

  夏国相目光望着峡谷深处,脸上露出丝丝冷笑,“这一次,我要把你们一网打尽……”

  同一时间,在峡谷深处的一片临时营地中,聚集了约莫三四百个蓝衣人,他们或躺或坐的在休息,还有一部分则受了轻重不一的伤势,正有人给他们包扎。

  营地中间位置有一简易帐篷,帐篷中站着四五人,其中一个女子身着金色铠甲,眉目如画,仪容端庄,一只手臂空荡荡的,赫然便是阿九。

  其中有一老一少,老的年逾花甲,须发花白,满脸风霜之色,少的天庭饱满,相貌堂堂,眉宇间透着一股坚毅果敢之色,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屋派主事之人司徒伯雷和司徒鹤父子。

  因为有了慕容复从中干涉,司徒伯雷并未死在吴三桂派去的刺客手中。

  至于其余人等,也都是王屋派的大小头目。

  只听阿九朝众人问道,“白杆军援兵情况如何?可有探子活着回来?”

  司徒鹤当即躬身回道,“回公主,所有探子差不多都死光了,最后得到的消息是,童将军所率白杆军被黑甲军一半兵力所牵制,目前战况不明。”

  阿九沉吟片刻,又问道,“司徒将军,撤入峡谷之前,我让你做的事如何了?”

  司徒鹤回道,“方才下属回报,所有硝石粉都按照公主的吩咐,埋在峡谷两侧的山峭上,只要黑甲军再前进二十丈,便可引爆,将他们全部埋葬。”

  原来阿九率领王屋派退入峡谷之前便已想好这条计策,事先让人潜伏在峡谷两侧,埋下大量硝石粉,这种硝石粉并非普通硝石粉,而是由神龙岛军工厂秘制的一种易爆粉末,威力不比黑**差,胜在量小易带。

  至于阿九的身份,在王屋派高层中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其实以王屋派现在的情形,就是将她的身份公布出去,反而更加有利也不一定。

  阿九听后脸色微喜,但马上司徒鹤又说道,“只是公主,如果引爆硝石粉,那些吸引黑甲军注意力的兄弟同样也回不来了,而且……而且这峡谷深处并无出路,一旦山岩坍塌,咱们很可能被困死在里面。”

  “妇人之仁!”忽然司徒伯雷站了出来,瞪了司徒鹤一眼,“眼下公主安危为重,有所牺牲是必然的,若让黑甲军攻进来,我等死不足惜,但公主落入大汉奸之手,我等可就成千古罪人了,一点点牺牲算什么。”

  “那山岩坍塌,我们不也同样出不去?”司徒鹤小声嘀咕了一句。

  司徒伯雷听后登时大怒,“扯淡,大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不成,咱们这么多人,就算开山凿石也绰绰有余了。”

  说完忽然想起阿九也在此处,他老脸微微一红,朝阿九欠了欠身,“老臣口不择言,还望公主恕罪。”

  阿九摆了摆手,“无妨,就照老将军的意思去做,传令前方抵挡黑甲军的士兵,立即后撤,有多快撤多快,另外,让引爆硝石粉的人机灵点找准时机,能救的话尽量救。”

  “是!”

  司徒鹤应了一声,正要出去传令,忽然帐帘掀起,一个蓝衣弟子冲了进来,“报!前方传来消息,黑甲军忽然收缩阵势,堵在峡谷入口,寸步不前。”

  “什么?”阿九登时一惊,“难道被他们发现了?”

  她之所以敢率大军撤入峡谷,除了等待白杆军救援之外,最大的依仗便是那些硝石粉了,只要运用得到,顷刻间便可埋葬大半黑甲军,但此刻黑甲军不肯踏入圈套,岂非算盘落空,还致使自己等人陷入绝境?

  一时间,阿九脸色惨白,慌了心神。

  司徒伯雷见状,急忙说道,“公主不必惊慌,情况未必是你想的那样糟糕。”

  阿九强自定了定心神,朝那报信的弟子问道,“除此之外,可还有什么情况?比如黑甲军派人上山搜寻?”

  报信弟子愣了一下,随即摇头,“未见他们有人上山,不过倒是又有一批黑甲军赶了过来,似乎……似乎是先前牵制白杆军那部分人马。”

  “哦?”司徒伯雷眉头微挑,“你能确定?”

  “小的……”报信弟子犹豫了下,“小的不敢确定,不过这山中总的就那些黑甲军,除了围攻白杆军的人,小的实在想不出这些人从哪来的。”

  众人闻言默然不语,过得半晌,司徒伯雷忽的面色一变,“不好,夏国相定是派人求援去了。”

  “求援?”阿九疑惑。

  “不错!”司徒伯雷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公主有所不知,距离此地约莫二十里便是角门关的守军驻地所在,那里的守将叫郭壮图,拥兵两万,是吴三桂的得力干将之一。”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夏国相既然收拢兵力,寸步不前,定是派人去找郭壮图了。”

  “求援便求援,他为何要收拢兵力?”司徒鹤不解的问道。

  司徒伯雷捻了捻颏下花白胡须,“我想肯定是咱们的援军到了,你们别忘了,此前赶到的童将军所率兵力可不是白杆军的全部兵力。”

  众人恍然大悟,觉得八九不离十。

  “那现在该怎么办?”阿九到底年纪尚轻,没什么经验,原本谋划好的计策被打乱,便立时没了主意。

  司徒伯雷沉吟半晌,忽的哈哈一笑,“不管咱们是不是来了援兵,也不管夏国相请谁来,他们总归是要进这峡谷的,命令山上的弟子原地等待,不可轻举妄动。”

  “是!”

  “还有,将剩下的所有硝石粉埋在入谷的路上,战线尽可能拉长,最好多挖几个陷阱,既然夏国相想要争取时间,咱们就给他时间。”

  ……

  司徒伯雷不愧老谋深算,一系列命令有条不紊的发布下去,转眼间看似无法破解的绝境,似乎又有了希望。

  众人散去后,阿九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目光怔怔望着某个方向,嘴中喃喃道,“师父你在哪里,阿九快坚持不住了……”

  此刻峡谷入口处,慕容复目瞪口呆的望着前方不远处摆出一个铁桶般阵势的黑甲军,久久无语。

  方才就在他要出手刺杀夏国相之时,忽然对方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即刻下令所有黑甲军盾牌连着盾牌,组成一个巨大的乌龟壳,护住自身。

  他哪里知道,原来那夏国相在下令召回黑甲军后,忽觉浑身毛骨悚然,为防万一,这才下令防护,他这些年征战沙场多少次险死还生,倒有大部分是因为这股直觉。

  可别小看这种军中防御战阵,一旦陷入其中,便举步维艰,生死两难。

  当然,若是慕容复全盛时期,又有天剑在手,破去并不困难,但眼下武功跌落一个境界,又受了重伤,他还不至于为了杀一个夏国相而拼命,这才忍了下来。

  “也罢,我先去看看阿九的情况如何,大不了只带阿九一个人离开便是。”慕容复心中如此想着,身形渐渐化作一道淡白色影子,沿着峡谷右侧的峭壁飞跃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