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438章 新概念下沉

作品:我只选对的|作者:雅玩居士|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9-17 06:36:36|下载:我只选对的TXT下载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数据中心资源最为集中,其上架率达到60%~70%,但由于云计算和互联网催生出来的需求还没有完全得到满足,持续出现20%到25%的供需缺口。”

  “现在所有人在玩卡位赛,业内IDC项目估值最少……”

  “十倍以上!”

  沈锋点点头,还可以,的确收益率显著高于传统物业。

  既然如此,回去跟叶飞聊聊,大不了跟华兴投一个摸摸底,算是试水了。

  说到这里,沈锋随口问道:“你对教育机器人怎么看?”

  “可以啊,三四千亿大市场,妥妥的蓝海!”包凡感兴趣道:“老弟想玩玩?”

  沈锋笑笑,这两年随着人工智能被写入国策,AI、编程教育开始逐渐走入课堂。政策与市场的双重驱动下,各种AI技术公司、机器人公司、玩具公司、培训机构等纷纷涌入这一市场,推动教育机器人走高。

  看似行业蜂拥而至背后,其实教育机器人市场反而呈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C端与B端赛道之间,行业与大众认知之间都存在着巨大的鸿沟。

  “上个月大疆推出首款教育机器人机甲大师RoboMaster S1,3499元五分钟秒杀,第二天就把两个月的产能卖完,第三天大疆只好下架产品。”

  包凡笑道:“他的无人机我出去拍照可没少用。”

  不只是大疆,什么优必选、商汤科技、小米、科大讯飞、工匠社、乐森机器人等等纷纷推出具有教育属性的机器人产品。

  以淘宝平台为例,搜索教育机器人的相关产品,月销量大多在几十台到上百台之间,相比智能音箱、儿童故事机的销量,可谓少之又少。

  手握众多流量的小米天猫官方商城来看,一款售价499元的米兔积木机器人月销不足500台,以此估算一年的销量才5000台左右。

  雷布斯尚且如此,整个线上教育机器人市场可想而知!

  “从代理商的角度来讲,人家并不太愿意卖这类产品。”包凡分析道:“这种东西有技术门槛,意味着行业销售门槛。一个新兴品类消费者的认知度往往不高,甚至渠道员工都不了解,这就要花费精力对渠道进行培训,并带来新的成本。”

  “更何况线下零售店面往往空间有限,假如只有50个点位,渠道往往选择最容易销售、最赚钱的产品。”

  沈锋点点头,相比卖机器人,零售店面更愿意卖手机,卖苹果手机、华为手机销量多快呀,大家等着要。

  但机器人技术含量太高,卖的过程中店员既要懂还要会卖,卖一个太费劲。

  除了市场初期,用户认知度不足,价格较贵等因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产品性能与教育属性不足。

  C端市场的大部分产品玩具属性更多,即使是大疆的产品很优秀,但如何将娱乐竞技属性和教学属性融合,如何完善教学体系也是一个问题。

  “大疆机器人S1一炮而红的背后,教育机器人在C端的赛道才刚刚开始。”

  沈锋随口道:“竞赛以及围绕竞赛的培训构成了教育机器人的早期市场。随着国际比赛、商业赛等逐渐增加,尤其是17年《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出台,教育机器人的落地开始加速。”

  “今年更火的一个称呼叫STEAM教育,所使用的教材、教具不一,编程机器人是其中一类教具。”

  “这两天我在看一家叫贝尔科教的项目,起步较早,主要做3~13岁的儿童市场,通过自研教育机器人产品和课程,提供编程教育,号称是STEAM教育中该赛道规模最大的玩家。”

  包凡眼前一亮,能让这家伙盯上不容易,百分百潜力股。

  沈锋自然有打算,百万赢家已经开始下沉,不过不是消费,而是提前占领青少年教育市场。

  包凡看着面前的沈锋,他可不相信赚钱只是万利的目的。当然现在教育机器人产业还只是B端,没有带给C端用户切实的产品感受。作为产品而言,如何让C端用户买账也是所有企业在未来需要思考的核心问题之一。

  教育机器人的发展需要依赖于机器人产业三大核心要素的技术突破:人机交互、机器视觉、情境感知。

  涉及学科庞杂,在心理学、生物学、通讯技术、传感技术等众多领域,机器人的技术进步速度也因此变得十分缓慢。

  作为一个即将成为千亿美金的小巨头,提前布局产业链尤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