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终于等到你

作品:海洋被我承包了|作者:锦瑟华年|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1-01 16:12:47|下载:海洋被我承包了TXT下载
  平行时空,碧蓝星。

  2019年6月4日,星期二,凌晨三点。

  玉海市呈现出和白天繁华热闹白天完全不一样的静谧,骑着共享单车的夏宇感受尤其深刻。

  每逢周二,他都会从玉海大学的宿舍溜出来,随着毕业的临近,他愈发自由,只是文昌路的“天光墟”市场只在周二才开,一旦毕业离开这座城市,能淘宝的机会就更少,想着这些的夏宇不免有些唏嘘起来。

  快到海玉大桥的时候,他放慢了速度,这里倒是每天都有这样的“鬼市”。但这里和他要去的文昌路鬼市品类有很大的不同,这里各式各样的物品都有,就是古玩比较少,多是生活类的物品,连旧服装、过期食品这样的东西都有得卖。

  趁着还有些时间,夏宇缓下来,推着单车慢逛慢看,这是一种不同于白天的体验,可他却是早已习惯。这里的摊主不少甚至是流浪汉,收集到一些觉得可以换到钱的物品,然后在这里的鬼市来出售。还有很多是收旧货的,他们的摊位上,旧书、旧电子器具、洋垃圾等等东西都可以找到。

  夏宇随性的时候,也会拍些相关的视频发到P站,可惜没什么人气,粉丝也只有小猫三两只。而且,大部分情况下,这些鬼市的摊主们都是比较反感拍照录像的,要被拿来当证据的话就不好玩了。当然,也有些不在意的,他就拍过类纪录片的视频,以流浪汉为主角的,据说是被偷了钱包和行李之后,辗转来这生存。

  一路逛下来,夏宇并没有看到让他特别中意的东西,他基本不会在这里买旧衣服鞋子还有两块钱一杯泡面这样东西的。这时候逛鬼市的人不少,但像他这样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还是很少。

  过了海玉大桥后,夏宇继续骑车前行,目标直指文昌路天光墟市场。这也是玉海市硕果仅存的几个天光墟市场之一。传闻不久之后,海玉大桥这边的鬼市也会被取缔。

  他的时间掐得刚刚好,凌晨四点前抵达,锁好单车,投入新一周的天光墟淘宝之旅。哪怕很少在这里淘到真正的宝贝,夏宇仍旧乐此不疲。

  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和夏宇有同样想法的人还真是不少,普遍也都是比他年纪大的人,也都挺专业的样子。他随身携带的两件装备强光手电和放大镜,行家们基本都会带,只是,大部分物品都用不上罢了!

  这天也不例外,夏宇年轻记忆力也好,甚至连哪些摊主上周有摆出哪些物品来都有印象。这也为他节省了很多时间,扫货效率变得更高,以前看过的就不用再看。

  这些摊位上,几乎各种类型的文玩古董都有,也有不少珠宝玉器,可若真要淘珠宝玉器类的话,玉林寺那边更多也更专业。

  这里也很多号称是从海里打捞出来的瓷器,可夏宇扫上两眼就知道是大开门的赝品。即便有的真是从海里打捞出来的,那也是不少商人定制一批瓷器,先放下去一段时间后再捞起来的。这都算比较讲究的,更多的是直接作假,强酸一泡沾点海泥贝壳就“新鲜出炉”了。这让不少新入行,觉得“海捞瓷”不可能作假的人高兴的自以为淘到宝贝,其实却是“交学费”当接盘侠。

  夏宇最熟悉的莫过于瓷器,这不光和他大学念的历史系专业有关,他是渔家出身海边长大,父辈们出海捕鱼的时候,就从海里就捞了不少的瓷器回来。这让他从小就对瓷器有了浓厚的兴趣,加上他的水性又非比寻常的好,跟着出海的时候,就经常潜水下海,基本上所有类型的外销瓷都有亲自上手过不说,自己的存货还不少。

  所以,他对天光墟上的所谓“海捞瓷”完全不感冒。

  夏宇在前几个摊位停留的时间都不长,没看到新货的话根本不多停留直接就撤。在下一个摊位的时候,跟他算是比较熟识的中年胖摊主还跟他打招呼,“靓仔又来了!”

  “老板好,有没有什么新货啊!”夏宇顺嘴问上一句,他是有点小帅但也没把“靓仔”当回事,这边人见男的就叫靓仔女的就叫靓女,反正不被叫“叼毛”就好。不过夏宇搁现在这人堆里确实挺扎眼的,年纪太轻,关键他每周都会准时来这里打卡。

  只是夏宇从不透露自己叫什么名字,更不去问摊主姓甚名啥的。他在这个胖摊主这买过两件东西,一次打眼的就当交了学费,也有捡过到小漏。天光墟,乃至古玩市场其实都一个样,全靠自己的眼力水平吃饭,千万别信人家的故事就对了。就算自己“打眼”了,也没脸找人家秋后算账。

  “新收几件,瓷器玉器都有,你看看有没有中意的。”摊主回答道。

  夏宇于是蹲下来,小心翼翼的拿了件青花龙纹的碗,落款居然还是“大明宣德年制”,打了强光手电仔细看了看之后,没有做什么反应,就又小心放了回去。

  另外两件玉器他也拿上手照了照,然后就没有什么然后,放回原位后就继续逛下一个摊位。

  对夏宇来说,这才是常态,他大学四年来只要有机会,都会来“天光墟”逛,现在能淘到真品的机会越来越少。

  又逛了好几个摊位都没看到感兴趣的物品,夏宇也不纠结,继续沿路看下去。

  在一个不是很常见来摆摊的摊位上,这里以铜器为主,夏宇也终于在看到一件他觉得有意思的东西,是一把青铜戈。青铜戈是汉朝以及之前年代的主要兵器,“同室操戈”,“化干戈为玉帛”,“倒戈相向”等成语就是“戈”在古代兵器史上地位的最好体现。

  他磨蹭着把玩了其他铜器好一阵子,还装模作样的问了下价格。然后才去伸手去把这青铜戈拿来细看,到手之后越发觉得不一样,这并不同于商代之后的青铜戈。上下刃并不发达,勾割的功能明显不足,主要就靠前锋的啄击来造成伤害,可以说是非常原始了。戈上痕迹斑驳腐蚀得比较厉害,他也没看到有什么铭文之类的,甚至连花纹都没有。

  当然,最让夏宇觉得惊讶的还在于,从他屁股上的青色胎记传来阵阵难以言传的感觉,非常欢欣雀跃的样子。

  夏宇表情倒是很平静,也没一直盯着看,语气也还是和之前一样,问这个干瘦的中年摊主,“老板这青铜戈哪里来的?”

  “收来的,诚心要的话我们再谈。”夏宇演技不可谓不精湛,可惜摊主显然一副看穿一切的姿态,口风更是紧,根本没准备透露太多给他。毕竟,青铜器属国之重器,交易属于灰色地带,并不被法律所允许,上拍卖会都有严格的规定,但民间私底下交易流通根本拦不住。

  当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夏宇一听顿时就明白了,索性也就说开了来,“真收来的话,应该不止这件才对,都拿出来看看好了。”

  “一看就是真懂的,你先看这戈,要的话,算你三百好了。”摊主没有正面回答,只给这青铜戈开价,不过他说的三百并不是真的三百块,而是这边的行话,一块等于一百,三百就是三万。显然是把这青铜戈当真品在卖了,至于年代什么的,买家自行判断呗!摊主们现在也都学精了,都怕被找麻烦,天光墟这边的还好,古玩市场以及古玩店那边,老板们更注意这些,哪怕签了合同什么也都只写艺术品而且不保真。

  他这漫天要价,夏宇摇头就地还钱,“五十。”

  “五十肯定不行。”摊主道,“这样好的东西价格怎么都低不了。”

  最后,夏宇跟他成功砍价到一百,老板这才透露还有一起的物件,如果他真想看的话,买下这件后,马上就可以带他去看,意思是这只是块敲门砖。

  夏宇也没含糊,他的大背包里带的现金还真不少,青铜戈更是一直没撒手,他干脆就先放回背包收好再说。要放回摊位,再被其他人拿去的话,不得哭死。而且,不管怎样,就冲他自己身体的反应,这青铜戈就必须得拿下来的。

  拿了一扎给摊主,他点好钱,跟旁边的摊主说了下,然后从身边拎起一个黑色口袋招呼夏宇借一步说话。

  夏宇赶紧跟上,感觉跟做贼似的,但摊主这样的谨慎是有道理的,真被人搞的话,都有麻烦。夏宇倒也不担心会不会被仙人跳之类的,他自觉还是挺能打的。

  摊主也没带他走多远,拐了个弯进了条巷子后就停住了脚步,只要背住那些趁天光墟的人就好,他笑着说,“小兄弟眼力不错啊!”

  “哪里!”夏宇也不多客套,“先看看东西吧!”

  摊主也没多废话,打开袋子给他看了货,夏宇拿手电照去,也是件青铜器,三足两耳的青铜小鼎,只有十二三厘米高的样子。看起来很质朴甚至可以说是粗糙,胎脂薄,整治不精,感觉和他刚买到手的青铜戈差不多一个年代,这也是他刚刚问摊主的原因之一。

  等他把这尊青铜小鼎拿上手之后,身体传来那种充满快意的感觉越发剧烈得让人无法自已,好在他自制力强,才没有唱出“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想想都不容易,这都多少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