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835章 新棋子

作品:修罗战神江策|作者:断字威尼斯|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9-20 04:36:23|下载:修罗战神江策TXT下载
  盛乐科技,江策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着手中的月牙吊坠,独自神伤。

  他已经得知了谭国栋自杀的消息。

  很难不知道。

  毕竟,谭国栋在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明确表露出了这个想法,江策在长久的等待中,也终于等到了谭国栋死亡的结果。

  可以说,谭国栋的死亡对于江策来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因为如此一来,谭永胜的所有算计都变成了空谈。

  江策跟谭永胜回到了同一起跑线,甚至还稍稍的领先几步,击败谭家的可能变得越来越大。

  但是,江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当一个人为了保全你而去死,就算你得到的利益再大,只要你还有良心在,就不会感到高兴。

  江策一直在看着吊坠,心里五味杂成。

  这时,苗彤走了进来,说道:“江董,起诉的事情已经沉下去了。”

  当然会沉下去。

  谭国栋都死了,死无对证的事情,想不沉下去都难。

  江策收起吊坠,说道:“现在就通知赵家跟姜家,我要开一个会议,三方正式联手对付谭家。一个月,一个月内我就要谭家终结!”

  很少看到江策如此焦躁。

  谭国栋对于他来说,其实并不只是个牺牲者,准去来讲,谭国栋还是他的哥哥。

  毕竟,他们两个有同样一个爷爷。

  而现在,江策就要为谭国栋报仇,亲手把这个爷爷送上断头台!

  苗彤点点头,“知道了,我现在就去通知两家。”

  她转身离去。

  江策静静靠在椅背上。

  京城最后的决战风波,即便开启。

  ……

  此时此刻的谭国栋家中。

  谭国栋的母亲于岑独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眼睛早就哭肿了。

  几年前,她失去了丈夫。

  今天,她又失去了儿子。

  可怕的是,她的丈夫跟儿子,居然是用同样一种方式失去的,他们两个都死于火灾。

  于岑又一次哭了。

  再这么哭下去,她迟早会哭瞎双眼。

  有佣人上来安慰,但怎么安慰都是没用的,失去儿子的痛苦,不是两句安慰就能解决的。

  于岑看着一家三口的照片,喃喃自语:“成义,如果你还活着的话,请你快回来,我真的撑不住了,我好痛苦。”

  “成义,你在哪里?求求你快回来,我好想你。”

  此时此刻,这个孤独的女人,多想她的丈夫,多想找一个安全可靠的肩膀靠着。

  但是,那个肩膀在哪里呢?

  谭家别墅。

  地下室。

  谭永胜跟老管家两个人再一次来到这里,今天他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将疯子谭成义给放出去。

  因为失去了谭国栋这颗棋子,却还没有解决掉江策的缘故,现在的谭永胜非常需要一枚新的棋子来对付江策。

  这枚棋子,必须强大。

  要比谭国栋更加强大!

  这个人选,有且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谭国栋的父亲,谭永胜的儿子谭成义。

  只是这么做的危险还是有点大。

  成与不成,一念之间。

  谭永胜深呼吸一口气,慢慢走到了谭成义的跟前,脸上布满了哀伤的神色,感觉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谭成义看到他这幅模样,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怎么一副哭丧脸?是不是查出肝癌晚期,过两天就要死了啊?”

  他也太恨谭永胜了。

  谭永胜憋着嘴说道:“儿啊,你就这么恨你的父亲吗?”

  儿?

  父亲?

  谭成义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老东西,你少在我面前打感情牌,告诉你,不好用!我现在恨不得你马上去死,你死,对我来说就是天底下最高兴的事情。”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老管家直摇头。

  这还怎么放?

  只怕放出来,谭成义就会联手江策,哪里肯安心的当谭永胜的棋子?

  但谭永胜并不这么想。

  他毕竟是谭成义的父亲,天底下,还有谁比他这个父亲还要更了解谭成义的?

  谭永胜咳嗽一声,说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恨我。唉,其实当年的事,错的就一定是我吗?你是我亲儿子,却联合外人对付我,我设计把你关起来有什么错?只要你肯道歉,肯知错就改,我还是会放你出去的啊。”

  谭成义呸了一口,“狗屁!你只在乎你金钱跟地位,草菅人命、心狠手辣,我谭成义绝对不会向你这种恶徒低头!”

  谭永胜连连叹气,“我们两父子过的跟仇人一样,是我的失败啊。唉,算了,我今天来也不是来跟你回忆往事的,我今天来,是来放你出去的。”

  嗯?

  老管家跟谭成义都吓了一跳。

  老管家心里说:这什么条件都还没有谈,直接放人?放出去之后,如果谭成义反过来对付谭家,那怎么办?

  而谭成义的心里想法是:老狐狸又在耍什么把戏?

  总之,没有人相信谭永胜是心甘情愿放谭成义出去。

  谭成义直接说道:“老东西,你会这么好心放我出去?说吧,你在耍什么把戏?如果你放我出去的代价是要我跟你一样,跟我的儿子对敌,那对不起,我宁愿一辈子关在这里不出去!”

  这时,谭永胜露出一幅非常难受的表情。

  他顿足捶胸的说道:“你就算是想跟国栋对敌,都不可能了。”

  “你什么意思?说明白一点!”

  “成义啊,你还不明白吗?我今天之所以要放你出去,那就是因为我不想断子绝孙。国栋他,死了!我不能再让你被关到死啊。”

  谭国栋,死了?

  这一刻,心理素质极其强大的谭成义,此刻也绷不住了。

  他瞳孔瞪大、双手颤抖,声音紧张的问道:“老东西,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国栋他怎么可能会死?”

  “是真的。”老管家说道:“你不信的话,出去之后看看新闻就知道了。谭国栋他昨天晚上自杀了,将整栋分部大楼都给引爆,连尸体都烧成灰,找不到了。”

  这种事,就算是想造假都造不出来。

  随便找个人问下就知道。

  一直到此刻,谭成义才相信了谭永胜的话,瞬时间,这个强大的男人流下了痛苦绝望的泪水。

  “国栋,儿啊!!!”

  他仰天长啸,但老天爷又在哪里?

  看到他痛苦绝望的样子,暗中,谭永胜露出了窃喜的表情。

  这时,谭成义冲着谭永胜说道:“老东西,是你害死了国栋,我不会放过你的!”

  谭永胜立马说道:“成义啊,你对我的成见实在太深了。你想想看,如果是我害死了国栋,又怎么可能来把你放出去?那不是给自己增加敌人吗?”

  “还有,国栋是我唯一的孙子,他死了,我几乎就是断子绝孙。你认为我会对国栋下手吗?”

  “就算是牺牲我自己,也不可能让国栋死的呀。”

  这话说的真是颇有水平。

  听起来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旁边管家也补充道:“少爷死的时候,老爷他哭了很久,你就不要再埋怨老爷了。”

  谭成义咬着牙,问道:“不是你害死国栋的,那是谁害死的?”

  谭永胜长叹一口气,将这次来的最重要的几句话说了出来。

  “说起来,国栋的死跟我也有关系。”

  “是我让他去对付江策,结果被江策给抓住了把柄,反咬一口,甚至要通过国栋打开缺口,摧毁整个谭家。”

  “国栋是个非常善良、重情义的孩子。”

  “他选择牺牲自己来保全谭家,目的就是不让江策得逞,他,实在是太傻了。”

  真是一口伶牙俐齿,硬是把白的给说成黑的。

  谭国栋是为了江策而死,到了他这里,却成了为谭家而死,为了他谭永胜而死。

  这口才,甚是了得。

  此时的谭成义也是怒火攻心,失去了理智,被谭永胜这么一蹿腾,顿时就火冒三丈,哀伤给怒焰同时填满了心胸。

  他仰起头大喊道:“江策,我与你不共戴天,定要用你的头颅来祭奠我死去的儿子!”

  谭永胜跟老管家互相看了一眼,同时露出了微笑的表情。

  这一趟,来的值了。

  谭永胜连忙说道:“快快快,给成义把手铐、脚镣都打开,放他出去,恢复他的身份。以后就对外说,成义当年烧伤了,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养病,现在刚恢复过来。”

  “然后,把国栋空出来的位子,让给成义来坐。”

  “从现在起,成义就是我们谭家的副董;地位只在我之下,其他任何人都得听成义的调遣。”

  “未来等时局稳定了,我会选择退休,让成义来担任家主之位!”

  这大饼画的可真是棒。

  很快,管家就给谭成义松开了所有束缚,被关押了多年的疯子,终于被放出来了。

  他盯着谭永胜看了许久,说道:“老狐狸,你给我听清楚了,我并不是在帮你做事。我除掉江策,仅仅是为了给国栋报仇,你不要自作多情!”

  谭永胜说道:“你想怎样都可以,我老了,不中用了,以后谭家你说了算。”

  “哼!”

  谭成义大手一挥,直接离开。

  看着谭成义离开的背影,谭永胜哈哈大笑,“一颗崭新的棋子,诞生了。”

  回过头,他又问道:“对了,于岑那边处理的怎么样了?”

  老管家阴冷的说道:“放心吧老爷,都按照你说的办妥了,那个老女人,已经被处理掉了。”

  《修罗战神江策》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