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894章 大屠战神皇的脸面

作品:万古神帝|作者:飞天鱼|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9-18 10:20:07|下载:万古神帝TXT下载
  “哈哈!小子,哪里逃,给本神留下!”

  池昆仑提着沉渊古剑,不断空间挪移,急速逃遁。身后,漆黑的阴冥之气涌动,凝成利爪、骷髅、魔城……等等,凶骇至极的形态。

  白天的时候,感知到大量本源规则汇聚向雨虹山脉,池昆仑便是闯入进赤黄色戈壁探查。

  可谓初生牛犊不惧虎。

  池昆仑凭借高深的空间造诣,竟是避开了神纹和空间陷阱,闯入到了赤黄色戈壁的深处。

  但,就在刚才,却遭遇了地狱界的神灵。

  此刻他伤得极重,鲜血顺着剑锋向地上滑落,没有逃出多远,便是被黑色阴冥之气包裹。

  一尊七多米高的骨族神灵,从黑雾中走了出来。

  骨头上,燃烧鬼火。

  骨族神灵嘴里发出刺耳笑声:“你就是张若尘和池瑶女皇之子吧?哈哈,倒是继承了他们强绝的天资,修为不弱,可惜在神灵面前,还算不得什么。”

  池昆仑被一缕缕阴冥之气,压得浑身动弹不得,紧咬牙齿,怒视骨族神灵:“你也配提我父母的名字?”

  骨族神灵见在自己神力压制之下,池昆仑居然还能保持站立,顿时不悦,隔空探出骨手,将沉渊古剑夺了过去。

  同时,一只由神气凝成的手掌,悬浮到池昆仑头顶。

  “啊!”

  池昆仑嘴里发出长啸声,双腿被压得不断弯曲,头皮上,已是渗出血液,眼中的怒火,像两座烈炉在燃烧。

  沉渊古剑早已随着张若尘一起名震天下。

  骨族神灵镇压住沉渊古剑的器灵,横在身前,仔细观察,笑道:“不愧是造化神铁铸炼的剑,现在虽然还只是镇天级,将来却大有可能达到次神级,甚至脱变成神器。真是一件价值不可估量的战兵!”

  一道气势十足的声音,在骨族神灵耳中炸响:“可惜你没有资格拥有。”

  “什么人?”

  骨族神灵的脚下,黑色神气如浪潮一般一层层涌出。

  一轮血红色的烈日,撕裂开漆黑无边的阴冥之气,由远而近,向骨族神灵而来。

  血红色烈日中心,站有一尊魁梧霸道的身影。他身穿厚厚神甲,背上有神焰凝聚出一对凤凰羽翼,脚下血气弥漫。

  “轰!”

  “轰!”

  ……

  每一步踏出,大地随之巨震。

  神劲气波冲击在骨族神灵身上,将其震得步步后退,骨头发出“咔咔”的声音,似要散裂一般。

  骨族神灵认出前来的神灵,连忙单膝跪下,双手呈上沉渊古剑,道:“黑暗神殿塔罗,拜见大屠战神皇。”

  血屠走到骨族神灵塔罗面前,探手将沉渊古剑提了起来,目光睥睨,冷声道:“算你识时务,若是再跪慢一点,你现在已经变成一枚神源。”

  塔罗相信眼前这个狠角色,真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因此不敢答话。

  他只是一个伪神而已,哪敢与真神叫板?

  血屠瞥了一眼池昆仑,道:“知晓他是何人?”

  “张若尘和池瑶女皇之子,乃昆仑界修士。”塔罗道。

  血屠道:“那你知晓,张若尘与本皇是什么关系?”

  塔罗当然知晓,但这个时候岂能那么说,道:“这倒是不知。”

  血屠岂能被他糊弄过去,抬起柱子那么粗的左腿,一脚踢出去,将塔罗踢飞十多里远,在地面上,犁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妈的,你们黑暗神殿是觉得本皇的实力不够强吗?我师兄尸骨未寒,现在就开始打他子嗣的主意,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本皇?”

  塔罗从泥土中爬了起来,已是怒火冲天,却不敢发作,道:“以后不敢了!”

  血屠神情傲慢,道:“记好了,我师兄虽然已经陨落,可是我们情同手足,欺负他的子嗣,无疑是打本皇的脸。看黑暗神殿和青玄灵神的面子,你滚吧!”

  塔罗不想在这里停留片刻,化为一道神光,冲了出去,消失在夜幕中。

  “还是不服啊,走的时候,居然都没有谢本皇不杀之恩。你这枚神源,迟早是我的。”血屠看着塔罗离开的方向,眼中杀意浓厚。

  若不是在场有另一位地狱界神灵看着,血屠根本不会放塔罗离开。

  一枚神源的价值可是不低啊!

  “见过血屠师叔。”

  池昆仑双手抱拳,向血屠行了一礼。

  池昆仑并不知晓自己的父亲,与血屠的关系是不是真有那么亲密,但,对方的确是出手救了他。而且,他现在是天庭的阵营,对方是地狱界的神灵。

  若是不认这个师叔,池昆仑不敢确定,今天能不能活着离开。

  别人都叫师叔了,为了维持长辈的形象,根本没办法贪掉沉渊古剑,血屠心如割肉一般的疼,但还是十分洒脱帅气的将沉渊古剑扔给池昆仑。

  “收好了!此剑在你父亲手中,不知斩了多少英杰,千万别被你给辱没。当年欠你父亲的一件至尊圣器,今日算是还上了!”

  池昆仑捧着沉渊古剑,眼神一阵痛苦,道:“血屠师叔高义,胜过天庭那些伪君子百倍。”

  被他这么一夸,血屠有些飘飘然。

  根本不敢说,就算抢了沉渊古剑,也不敢使用。万一阎无神打上门怎么办?

  做为死亡神尊的弟子,他血屠的确是可以在地狱界横着走,但是,对阎无神还是有些发怵。

  “本皇与你父亲,和你师尊,乃是同生共死的兄弟,怎么可能要你一个小辈的至尊圣器?可惜了你父亲,哎,若是他还在世,区区一个塔罗哪敢伤你。”

  池昆仑道:“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父亲未必已死,或许还活在世间。”

  血屠笑着摇了摇头。

  命运神殿早已推算过了,天地间,已经没有张若尘的生命气息。

  既被擎祖击碎气海和神源,所有宝物又都出现在池瑶女皇身上,总不可能又进入不可推算之地修炼了吧?

  “拿去,以后遇到地狱界的修士,报本皇的名字。快离开这里吧,此地不是你一个圣境修士该来的地方。”

  血屠将一块令牌,丢给池昆仑。

  池昆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令牌,足有门板那么大,跟盾牌似的,上面印有“大屠战神皇”五个蕴含强大神威的文字。

  不收白不收。

  池昆仑收下盾牌……不对,是令牌,告谢了一声,便是隐藏气息,离开了此处。

  一道散发腐臭尸气的身影,走了出来,形态像是一只乌鸦,道:“塔罗是黑暗神殿青玄灵神的神将,何必为了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得罪黑暗神殿?”

  “古鸦师兄有所不知,池昆仑不仅是张若尘的子嗣,更是阎无神的弟子。阎无神未来的成就,谁说得清呢?”

  血屠总觉得,在死亡神宫的神灵面前,应该表现出一种冷漠无情的样子。

  将所有一切推到阎无神身上,就是在告诉古鸦,我大屠战神皇莫得感情,都是利益使然。

  “师弟倒是考虑得远,阎无神还是值得结交。”

  古鸦的目光,向神庙的方向望去,道:“我们与雨辰神庙已经很近了,走,赶去看看,一定要小心一些。”

  赤黄色戈壁上,有空间阵法和神纹守护。白天的时候,虽然造成了巨大动静,可是,却没有气息逸散出去。

  古鸦和血屠之所以赶来,是因为察觉到本源规则的异常波动,猜测雨辰神庙中说不定有大量本源奥义。

  恒古之道的奥义,任何神灵都要争夺。

  不多时,血屠和古鸦已是来到雨辰神庙的大门下方,看着门内一座座苍凉的墓碑,与破败坍塌的建筑,感觉到阴森而又恐怖。

  古鸦是上位神境界,道:“小心一些,此处有空间阵法。”

  “空间阵法有什么了不起,在神灵面前,空间都如纸一般可以轻松撕碎。”

  血屠释放出神火,从掌心打出。

  “是神阵。”古鸦道。

  血屠吓了一跳,眼看神火就要冲击在大门上,连忙张嘴一吸,将所有火焰吸了回来,吞入腹中。

  “好险,空间神阵可不是闹着玩的,幸好没有触动。”血屠道。

  张若尘和白卿儿站在大门下方的空间阵法中,看着来到此处的两位地狱界神灵。

  “古鸦,死亡神尊的弟子,上位神境界,算不上什么强者。但,能够修炼到上位神的层次,也绝不是弱者。”白卿儿道。

  白卿儿眼光极高,如此评价古鸦,实是有些贬低。

  在张若尘看来,这个古鸦身上的气息,比同样是上位神的诡四强大了太多,根本不是他们现在可以抗衡。

  但,那是在别处。

  在这里,却是张若尘说了算。

  “你回避一下吧!”张若尘道。

  白卿儿猜出他想做什么,道:“你想见血屠?”

  “他来得正好,我现在很多事不方便亲自去做,得有人做我的刀。”张若尘虽然找到了恢复修为和寿元的路,可是现在毕竟还没有完全恢复。

  况且,经历了擎祖一事,张若尘深刻的认识到,自己在那些顶尖强者的眼中威胁是何等之大。

  谁敢保证,擎祖不会第二次出手?

  还是藏拙一些安全。

  “做刀?你想做什么?还想杀神?”

  白卿儿生出担忧之色,不希望张若尘闹得太大,毕竟这里是星桓天。在神城没有炼制出来前,神女十二坊还经受不住暴风雨。

  “放心吧,我有分寸。”

  张若尘脑海中回响起在天下神女楼中,商弘对白皇后说过的话。

  恐怕白卿儿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一直受制于人,更不知自己体内流淌着逆神族的血液。他可不希望,白皇后的遭遇,再发生在白卿儿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