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222设宴,不习惯退一步

作品:孤凰|作者:阿彩|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10-19 04:31:22|下载:孤凰TXT下载
  漕帮帮主听到手下的火,心里头窝火不已。

  漕帮手握漕运资源,月家是行商的。但凡月家的货物要在大周境内运输,就越不过漕帮,月宁安低头是早晚的事,他们这一步棋走得没有错,可是……

  崔相突然清查漕运,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漕帮帮主憋屈不已,根本不甘心就这么向月宁安低头。可是,他能稳得住,他的手下稳不住,各地方的官员也稳不住……

  不管是虚报税费,还是运送私盐、私铁,他们大多数都掺了一脚,便是没有掺一脚,也少不了一个渎职懈怠之罪。

  崔相现在只查到商人这一环,他们勉强还能顶得住,可崔相要继续往下查呢?

  要让崔相这么查下去,他们所有人都要完。

  这事,漕帮必须尽快摆平,就算摆不平,也得把所有的证据抹掉,不能牵连到他们。

  一个、两个官员施压,漕帮帮主还能撑得住,可所有相关的官员都来施压,漕帮帮主就真的顶不住了。

  再加上,帮里跟船的兄弟,一个个被朝廷官差带走,帮里其他人也慌乱不安,不敢出船不说,一个个还想要退出去,生怕被卷进去……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任何一个行当,都离不开人,无人相助,便是漕帮帮主手握漕运生死大权,也没用。

  在崔相下令清查漕运的第三天,漕帮帮主终是顶不住压力,命人给月宁安送信:“问她什么时候方便,我上门去给她道歉!”

  月宁安还算给漕帮帮主面子,约了第二天下午,在她的别院见面。

  把漕帮的人送走,月宁安就找到赵启安,向他禀报了此事。

  说起来,她也挺冤的……

  她不是装大尾巴狼,嚣张的不见余总督,而是赵启安不许!

  赵启安要求她,见任何人都要在他的眼皮底下,不许背着他见人。

  作为大周的亲王,赵启安什么身份?

  赵启安不会像小厮一样,跟着月宁安到处跑,月宁安要见人,就只能在别院了。

  月宁安在权衡,让余总督来别院见她,和她忙没空见余总督,这两个哪个更嚣张、更容易得罪人后,选择了说她忙,没空见余总督。

  她还以为,她拒绝后,余总督迫于压力,会直接上门,不给她拒见的机会,却没有想到……

  余总督直接拿漕帮来压她。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像余总督这种位高权重的人,看她这种商女,大约就像普通人看猴子一样,根本不会把她放在平等的地位上。

  余总督要见她,就跟普通人拿根香蕉招猴子过来一样,是施舍。她拒绝,那就是打余总督的脸,余总督怎么可能纡尊降贵地来见她,不弄死她就是好的……

  但好在,她还有底牌!

  ……

  赵启安此时正坐在花园,那架由陆大将军亲手做的秋千上。秋千是按月宁安的身高做的,秋千椅离地面不够远,赵启安的长腿无处安放,委屈的曲了起来。

  秋千椅上铺了一张狼皮,两侧的粗绳缠上了绢布和绢花,看上去温馨又唯美,是小娘子会喜欢的风格。

  赵启安一身黑衣,脸上带着鬼面具,坐在这么一架充满小娘子气息的秋千上,真的很不搭。更不用提,他身后还站着两个,面无表情,威严十足的皇城司司卫……

  那画面……

  太美,美到月宁安看不下去,跟赵启安汇报的时候,很自觉地低下头。

  她不想辣眼睛,也不想看鸠占鹊巢的赵王。

  陆藏锋一走,这架秋千就被赵王霸占了,成了赵王的专属秋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架秋千,是陆藏锋给赵启安做的呢。

  当然,赵启安并没有禁止月宁安坐,甚至还邀请月宁安跟他一起荡秋千,可月宁安怎么可能会搭理他?

  别说一起荡秋千,赵启安坐了这架秋千后,这架秋千在她眼中,就是一个死物,毫无价值。

  别说坐了,就是碰,她都不会碰一下。

  “下午这个时辰,定的很好,就按你说的办。”不知是荡了秋千,心情好,还是月宁安“温顺”,让赵启安满意了。赵启安没有为难月宁安,随口赞了一声,让月宁安明天照常发挥,拖住漕帮帮主,就让月宁安退下了。

  “是,殿下。”月宁安没有不问,她要拖住漕帮帮主多久,更不好奇赵启安要她拖住漕帮帮主,是要做什么,应了一声,就福身退下。

  她要是什么都不懂,又怎么会约在下午见面。

  “她聪明能干的样子真迷人,对不对?”赵启安双手扶着两侧,由绢布、绢花包裹的绳索,看着月宁安离去的背影,轻轻地晃荡着秋千。

  司卫:“……”陆大将军的大刀,即将抵达。

  ……

  次日,午时刚过,漕帮帮主齐运就到了。

  齐运今年四十有五,却并不显老。

  长久以来的养尊处优的生活,让他看上去温和又儒雅,一举一动都带着贵气。

  他的脸上带着亲切的笑,看上去不像身居高位,手握大权的漕帮帮主,反倒像是一个读书人。

  他步入月家的别院,看到站在二重门外迎他的月宁安,脸上的笑容又亲切三分,步子却没有变,仍旧是从容不迫,不紧不慢。显然,只是笑的亲切而已。

  月宁安也没有上前相迎,就在站在原地,面上的笑容同样灿烂热情,却没有一点儿热情的举动。很明显,她的热情也只维持在面上。

  生意人嘛,笑迎八方客,笑是基本技能。

  比笑,她还能输不成。

  漕帮齐运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不悦,在离月宁安五步远,他稍稍加快了一步步伐:“宁安侄女,你齐叔我冒昧来访,今日叨唠了!”

  月宁安也紧随其后,上前迎了一步:“齐帮主大驾光临,蓬荜生辉。”

  齐运:小小年纪,一点亏也不肯吃,果然是有娘生,没爹教的杂种。

  月宁安:一大把年纪,还斤斤计较面子上的事,果然越老越无能。

  两人心里都不满对方,但面上却一点也不曾表露。

  前往花厅的路上,齐运一路都在责怪月宁安,跟他生份了,在江南遇到麻烦了,也不知道找他这个叔叔。没办法,月宁安不去见他,他就只能来见月宁安呢了。两家的交情摆在那里,他不能叫人月宁安到了他的地盘,被人欺负不是。

  月宁安则一脸羞赧的解释,月家商行最近诸者缠身,她怕给齐叔叔添麻烦,不敢上门,本想等月家商行的事解决了再上门,没想到齐叔叔先上门了,她真正是受宠若惊。

  两人嘴上说的亲切,但话里话外,都在往对方身上扎刀子,不是明刀明剑的交锋,但言语上的交锋,也同样火花四射,杀气腾腾……

  陆三坠在两人身后,看得津津有味。

  月姑娘,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的本事,真的太厉害,他得学着点,以后哄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