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0、无极宗旧日弟子——木清欢

  三眼血虎的肉,肉质比较紧,如果想吃的话,肯定得炖很久。

  那就先弄一个汤!

  至于其他两样妖兽肉,一种肉质比较松软,可以试着烤或者炒。另一种肉质嫩,像是鱼肉一样,这种的话怎么做都行。

  假如前两样常规做法的菜宗主都不满意,那最后一样再另辟蹊径。

  总之,无极宗的厨子,他做定了!

  当带着大包小包回宗时,一到山脚下,王庆也看到了无极宗弟子看到的那一幕。

  不过他虽然好奇,但是爬楼梯更值得他关注。

  爬个几十层,王庆就歇一歇。

  然后就这样到了西平他们身旁,听到了他们还在争吵与谩骂。

  仔细一看,王庆愣了。

  “西长老?”

  “李长老?”

  “霍,你们跪的跪,趴的趴,这是在干什么?”

  西平直接怒喝一声,“胖子,给我滚!”

  倒是李长老,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连忙说道:“王庆,王庆!去星月门请门主过来,快点!我收你做亲传弟子,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王庆淡淡地应了一句,“李长老,你真大气,那什么你继续趴着吧。”

  “王庆!王庆!”

  李长老见王庆要走,连忙呼喊。

  其余的星月门弟子也跟着呼喊起来,希望王庆回来。

  不过王庆直接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上山,就见小希坐在那,连忙问道:“小希师姐,星月门的长老们这是做什么呢?趴着在那……找地砖缝隙吗?”

  王庆实在想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

  想象力完全不够!

  “没事,有点的无极宗的叛徒,有的是帮着叛徒上面打架的。宗主宽仁,让他们先跪一天,然后才咔嚓!”小希直接翻了个白眼,并突出舌头来。

  王庆惊了,“西长老他们?”

  “对!”

  “哦,原来西长老他们是叛徒啊。那他们在星月门时还一直说什么是投诚……良禽择木而栖。”王庆不由得再往下看了几眼。

  真惨!

  惨绝人寰啊!

  昔日高高在上的长老,趴的趴,跪的跪。

  原本被人奚落的苦闷,此时立刻烟消云散了。

  背着食材当即屁颠屁颠地回了厨房。

  ……

  入夜。

  长生站在主殿上,俯瞰着楼梯上还在大喊大叫的西平等人。

  烦人!

  长生直接从主殿跳了下去,然后走往下走去,手里握着刀。

  “长生!长生!都是误会,误会!”李长老见长生走来,顿时一喜。

  其他人也都说着误会这两个字。

  然而长生走过去后直接一刀扎进了李长老是胸口。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李长老跟着便瞪大了眼睛,含恨地挣扎着离开了这个世界。

  “长生前辈,我们错了!”

  “我们错了!”

  星月门那些弟子瞬间就慌了。

  长生依旧一声不吭地慢慢收割着人头,就像是在摘桃子一样。

  不到一会,星月门三位长老系数毙命。

  星月门的弟子也尽皆死去。

  唯一留下来的,只有那些无极宗的叛徒,其中就包括西平。

  “吵得我睡不着,那就只能送你们提前去地狱了。”长生跟着便往回走去,没有跟西平他们说一句话。

  西平等人此时都吓懵了。

  西平是武师境没错。

  可武师又不是木头,怎么会不怕死呢?

  回到主殿,长生躺在主殿长廊上,头枕着自己的手,仰望着星空。

  真安静。

  适合好好的睡一觉。

  ……

  木家,曾经的星月城中第一大家族。

  自无极宗没落之后,因为以往同无极宗关系匪浅,所以一直受到星月门打压。好在木家终究只是一个普通的家族,人多、钱多,但是没多少人修炼武道,所以星月门并没有发难。

  而木家的长子木清欢,曾经是无极宗的一名弟子,无极宗没落之后他就一直在家做生意。在外界看来,似乎他已经放弃了武道。

  事实上,这一年来,木清欢也去确实始终在打理着家里的生意。

  不过,一到夜晚,木清欢还是会修炼。

  他记得无极宗上所学过的点点滴滴,还记得那个踏入武师境,成就大宗师的梦想。

  只是他无意加入星月门那种道貌岸然的势力,所以就不能表现出还在修炼武道的事情。否则星月门一定会强迫他加入。

  毕竟木清欢已经武徒上境,在星月门中,武徒上境虽然有,但是也不是那么的多。

  今日,当他知道无极宗出现了武师境强者,并且还在收人时,木清欢便燃起了回归无极宗的想法。

  只是同父亲聊过之后,父亲并没有赞同他这么做,在他坚持一会后,父亲还说出一番威胁的话来。

  若进无极宗,日后就不再是木家人。

  木清欢虽然懊恼,却也理解父亲为什么阻止他。

  因为入无极宗,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甚至会给木家带来祸患,所以木清欢打算过几天悄悄上山,瞒着所有人回归无极宗。

  没人知道,那木家就不会因为自己受影响了。

  “父亲母亲,我走了,我准备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勿念!”

  在房间的床头留下这种纸条后,木清欢当即背上行囊,准备前往无极宗。

  为了制造他是去外面闯荡的假象,他准备才去无极宗相反的方向出城。

  这样一来,所有人都会认为他是真的去外面闯荡了。

  然后就在木清欢准备从后面离开时,一打开后门看到的却是早就等在那的父亲。

  “父亲!”

  木清欢慌了。

  黑暗里,木清欢父亲的脸庞带着一股冷意,跟着便一指门内,冷声道:“回去!”

  “我不是去无极宗,我只是想出去闯闯!”木清欢连忙为自己辩解。

  “回去!”

  木父依旧冷声着说着这两个字。

  这个时候,后面的烛光亮了,仆人们苏醒过来,连木清欢的母亲也赶了过来。

  木清欢想跑,但是却被父亲冲上了一个巴掌直接打蒙在了原地。

  因为这是父亲第一次打自己。

  而且是用手掌抽自己耳光。

  木清欢彻底懵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有点生气,有一股火在升腾。

  “你可知道,无极宗想要东山再起的消息出来后,西平那家伙第一时间就带着人杀了过去。若是你这会去,必死无疑!”

  木父很后悔自己的冲动,但是为了阻止木清欢,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他可以死。

  但是木清欢不能!

  木清欢是木家未来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