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截胡

作品:爹你今天读书了吗|作者:苹果小姐|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9-17 06:48:00|下载:爹你今天读书了吗TXT下载
  至于沈励为什么选中王大龙,那就问问王大龙在几十年前那场荣阳侯府惨案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箭多雕。

  任务完美完成,沈励带着手下心满意足离开镇朔军。

  营帐中。

  苏珩红着眼憔悴坐在桌案后,那名亲兵垂首立在桌前。

  “......属下直奔阔天居去的,可明明是往常走的路,却就是找不到阔天居的影子,阔天居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阔天居便是镇国公给他豢养私兵的那处院子取的名字。

  那么大的院落,那么多活人,怎么可能就凭空消失了。

  就连战鹰,也毫无踪迹。

  这简直太奇怪了。

  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沉默须臾,苏珩沙哑开口。

  “人能消失,院落总消失不了,你再去一趟,就按照你认定的地方去挖一挖。”

  昨日一场大雪,许是......

  亲兵领命,转头离开。

  他一走,苏珩开始着手安排回京一事。

  论理,他不该离开平洲回京都。

  这几年,因为太子的事情,镇国公府与皇上之间,可谓水火不容。

  他们父子在平洲坐镇,皇上始终不敢对镇国公府下手,不敢对太后皇后下手。

  纵然老三苏恪被暗影抓了,可只要他们在,老三就能平安出来。

  可现在,他父亲死了,他若是离开军营回京,一旦皇上对他动手,那多年来的谋划便彻底落空。

  可......

  他是长子啊,难道父亲灵柩回京,他不跟随吗?

  在情理二字中,苏珩苦苦挣扎。

  若是往日,他必定要与那些将领商议一番,可闹出一个王大龙,谁能保证这些将领中没有第二个王大龙。

  镇国公一死,给整个镇朔军带来阴霾。

  军中搭建了简易的灵堂,全军吊唁。

  暮色时分,苏珩派出去的亲兵折返回来。

  “世子,阔天居被烧了。”

  桌案前,苏珩正在奋笔疾书写什么,闻言手中毛笔一抖,一条墨迹从字端划过纸边。

  他蓦的抬头看向亲兵,眼角狠狠一抽,“你说什么?”

  “卑职在雪堆下面挖出了阔天居的残壁断垣,焦黑一片。”

  “那......那些精英......”

  “没有见到尸体,要么是烈火焚烧,化成灰了,要么就是在大火之前离开了。”

  说着,亲兵从衣袖中取出一枚玉佩。

  大火所致,那玉佩上有几处裂纹,裂纹处积满黑色灰烬。

  纵是如此,苏珩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王大龙的东西。

  脑子轰的一下,被心头的怒火点炸。

  一捏拳,苏珩狠狠在桌面一砸。

  “王,大,龙!”

  论理,王大龙根本不知道阔天居的存在。

  可偏偏他的玉佩出现在那里。

  再加上今日发生的事,他苏珩若是再猜不到原委,那他便是个傻子!

  只是,王大龙要做什么!

  他到底为了什么!

  这一刻,苏珩恨不得将王大龙生吞活剥。

  然而派出去追拿王大龙的人,尚未带回任何消息。

  翌日一早,在全军的默哀下,苏珩扶灵回京。

  军中一切军务,暂且交给镇国公生前最为信赖的一名叫做王确的将领。

  灵柩走官道,途径清河县时,一名被苏珩派出寻找鹰的亲兵折返归队。

  他身边,跟着那日给周怀山看病的大夫。

  “世子,他说清河县有人中了天麻散。”

  亲兵语落,坐在轿辇中的苏珩狠狠一惊,一把掀开轿帘。

  他锋锐的目光落在大夫身上,大夫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向亲兵背后挪了半步。

  “清河县有人中了天麻散?”

  一宿未眠,苏珩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沙哑。

  大夫立刻点头,“是,就在前日,草民亲自问诊的。”

  前日......

  前日他父亲遭受刺杀。

  眉心一跳,苏珩吩咐扶灵队伍继续前进,他则从轿辇中下来。

  “你仔细说说。”

  大夫便将那日的事一五一十说出。

  “......草民原以为中了这样的毒,他们家定然是要在第二天天亮再去药堂找我,可我后来听说,他的腿没事了。”

  “他找到了鹰骨?”

  大夫点头,“应该是,这毒除了鹰骨做药引,没有别的解药。”

  “带我去他家!”

  苏珩一声吩咐,转头上车。

  亲兵将大夫提上军马,一行人直奔沈励在清河县的宅子。

  ......

  沈励正给周怀山讲课,李一匆匆从外面奔进来。

  看了周怀山一眼,李一压着声音回禀道:“大人,不好了,刚刚得到消息,苏珩带着人直奔这边来了,他还带了昨日给周老爷看病那大夫。”

  他纵然声音低,可周怀山还是听到了。

  手中书本一搁,周怀山捋了捋他并不存在的下巴。

  “这是来兴师问罪了?”

  沈励转头看周怀山。

  “师傅不必惊慌,我来处理。”

  周怀山立刻翻了个白眼,“你哪只眼看到我惊慌了!”

  沈励......

  说着,周怀山双手撑着桌案,气势十足的缓缓起身。

  “也该我活动活动的时候了,天天读书,都把我读傻了!

  果然是那句老话,宁做万里挑一的纨绔,不做千篇一律的读书人呢!”

  沈励......

  “师傅......”

  周怀山打断沈励,“他认识你,你怎么处理?难道半路把他抓了?这里可不是京都!”

  “那师傅准备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你这话说的,好像我能运筹帷幄似的,我们纨绔,从来都是现场发挥!”

  自从那日雪夜密谈,周怀山已经将自己的身世对沈励和盘托出。

  在沈励面前,他没有什么人设。

  他既是周怀山,也是荣阳侯。

  两人正说话,李二从外面急吼吼奔进来。

  “大人,不好了,苏珩在门口截住了周姑娘。”

  一听这话,沈励转身就朝外走。

  周怀山一把从后面拽住他。

  “你干嘛去?你这个时候出去,不是给我闺女添灾是干什么!苏珩认识你!”

  没好气翻了沈励一个白眼,周怀山将沈励朝后一拽,然后昂首阔步朝外走去。

  沈励忙拉住周怀山,“师傅,周青与沈明月有七分相似,苏珩见过沈明月!”

  沈励这话一出,周怀山原本不屑一顾的脸,骤然变色。

  默了一瞬,周怀山拍拍沈励肩头,“没事,应付得来!”

  说完,周怀山抬脚就朝外走。

  大宅门前。

  周青刚刚和赵大成孟老板谈妥庆云绣坊收购一事,正准备回家好好搞一个庆云绣坊重开张的营销方案,这家门口还没到呢,就被人半路截胡了。

  “周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