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4342 福祸相依

作品:捡漏|作者:金元宝本尊|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9-15 21:23:53|下载:捡漏TXT下载
  等到金锋开口阻止的时候,各个特战护卫手里的家伙什早已没了子弹。

  白蟒目标大,在场的都是菁英老鸟,十数秒时间内白蟒就被打成蜂窝。

  等到众人接到金锋命令立刻取出雄黄酒甩出去。然而令众人骇然的是,无论任何蛇类闻到雄黄酒就立马焉菜的传统在大白蟒身上却根本视若无睹。

  白蟒挨了重创,又被激怒,直直冲了过来。

  被白蟒追赶的朗朗和搬山狗更是慌不择路冲进水池。

  这一下,全乱了套。

  这当口,白蟒扭动身子追逐搬山狗,一条条血痕血印在地上拖长。叫人看得心悸。

  那白蟒行动速度越来越慢,但嘴里的嘶嘶声却是一声响过一声,充满了无尽的怨气和愤怒。

  突然的一下,搬山狗力竭打了个踉往前摔了个狗吃屎。

  那白蟒飞速游动上前,昂起脑袋张开比搬山狗脑袋还要大的嘴巴一口下去正正咬住搬山狗脑袋,跟着长长的躯体飞速搅动就把搬山狗卷起缠在中间。

  七米长,腰身粗比水桶的蟒躯,其缠绞能力有多恐怖自不言喻。

  如若换做其他人,这一下也就去了。

  不过搬山狗能跟着金锋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最多也就骨折内伤,的的确确有他吴家过人的一套。

  就在腥臭满空之际,搬山狗本能的掏出杆子护在头顶。

  须臾间白蟒血盆大口就将搬山狗脑子含珠,嘴巴内一百多颗倒刺牙齿顿时启动。

  这时搬山狗的反杀立马出现,无坚不摧的合金探杆忒的弹出,直直刺穿白蟒嘴巴露出尖尖的尖刺在外。

  挨了下重击,白蟒嘶鸣声陡然尖锐急促。吃痛不过的白蟒顿时间将身子缠得更紧了三分。

  半个脑袋塞在白蟒半张嘴里,白蟒难受,搬山狗更难受。搬山狗身子被白蟒绞杀,顷刻间就没了气力,手里握着的手刀在地上胡乱拉着,却是慢慢停歇。

  这样下去,不搬山狗再吴活路,大白蟒最终结果也是被卡死。

  千钧一发间,金锋被拖拽上来来不及调息身子,更不在乎全部断裂只剩下皮肉血管相连的断臂。

  只见着金锋从曹养肇手里夺过杆子腾腾腾八步赶蟾踏着水池飞射过去,速度快得惊人。

  “救骚包!”

  嘴里叫着救骚包,金锋以百米冲刺速度狂奔到搬山狗跟前,看着满身血窟窿的大白蟒,金锋心痛得揪成一团却是在下一秒杆子甩出直刺大白蟒粪门。

  这一下下去,金锋的手都在颤抖。

  尖锐的可以插进山缝的合金杆子尖头刺入大白蟒粪门,大白蟒猛然一顿,整个身子便自如垮山的烂泥瘫了下去,长达七米的巨大蟒身在地上散开。

  然而即便如此,白蟒的脑子依然牢牢死死咬着搬山狗的半个脑袋。

  狂奔一气,再杀了白蟒,金锋脑子一阵眩晕上来噗的下跪倒在地。拖着快散架的身子匍匐扭动到了搬山狗身畔,第一下不是去就搬山狗,而是拿着杆子狠狠抽了下搬山狗右腿,嘴里痛骂出声。

  “傻逼!”

  “狗杂种!”

  “叫你狗日的逞能!”

  骂完之后,金锋又复抽出杆子扔到一边,单手揪着搬山狗衣领往外拖。

  一下,两下,三下……

  连着拽了几下,搬山狗毫无动静。

  从鼻梁以上,搬山狗的半个脑袋被大白蟒狠狠咬住,只剩下半个鼻子和一张嘴在外,那样子恐怖到爆也凄惨到爆。

  金锋嘶声爆骂:“别他妈死了!”

  话音中,金锋已带哭腔!

  刚刚上岸的王晓歆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自被眼前的一幕吓得魂不附体,径自坐在地上。心中涌起无尽悔意和愧疚。

  这一切都是自己害的!

  “刀!”

  这时候,骚包也不知道是怎么上来的,悲嚎一声冲到金锋跟前,噗通一声就给搬山狗跪了下去:“山狗,狗杂种。操你妈。挺住!”

  变异的嘶吼声中,骚包扯出一道符咒打在搬山狗胸口,鲜血淋淋的右手就着雷印拍在符咒之上。

  “魂来!”

  “魂来!!!”

  悲呛嚎声中,张老三拎着油锯冲过来跪在搬山狗身侧,嘴里叽里哇啦的叫着。

  一只手从张老三身边探出一拉油锯。金锋单手抄起油锯对着那大白蟒脑袋切了下去。

  鲜血狂溅,瞬间将几个人身体染红变成血人。

  切到一半金锋右臂逮不住油锯,张老三接了过去重切断大白蟒脑袋。

  直到这时候,金锋和骚包才猛然看见,着头大白蟒头上赫然现出一个小小的凸起。

  那是角!

  骚包接过手刀再切大白蟒的面皮,一刀一刀割开。在金锋张老三和朗朗的合力下硬生生掰开大白蟒的面部将搬山狗拖了出来。

  这一刻,搬山狗半个脑袋已现出灰青色。看着极为恐怖。几乎就没了生气。

  金锋探出陨针刺入搬山狗脖子,骚包挤压搬山狗胸腔,朗朗对着搬山狗做人工呼吸,连着数下,搬山狗突的下喷出一口秽物吐得朗朗满脸都是。

  剧烈咳嗽半响,哇哇哇翻江倒海吐了一气。搬山狗微微睁眼,对着金锋咧嘴一笑。

  “啪!”

  骚包一记耳光重重甩在搬山狗脸上:“操你妈!”

  “你个狗杂种,差点就害死了金总!”

  “我日你先人扑街!”

  “金总手都断了!”

  救活了搬山狗,金锋突然跌坐在地,全身上下软作一团,几乎没了半点气力。

  “白蟒……为什么追你们?”

  金锋的声音如同蚊子般细弱,无力的抬着自己断裂左臂,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搬山狗咳嗽半响,又复吐了起来。朗朗抖抖索索把自己的大包送到金锋跟前。

  打开大包,里面赫然放着两个比洋葱头拳头还要粗的蟒蛇蛋。

  当即骚包又一巴掌扇过去,抄起蟒蛇蛋就要砸朗朗,却是被张老三一把拽住。

  “说。到底怎么回事?”

  朗朗带着哭音讲起了自己和搬山狗不想落人与后钻洞进来发生的事。

  由于有洋葱头和金锋开路,队伍行进非常顺利。这也给了搬山狗和朗朗两个人非常便利的追赶机会。

  不过搬山狗这个傻逼害怕被殿后的夏侯疾驰发现,于是故意的拖延时间躲在一处宽敞处悄悄潜伏。

  那蟒蛇蛋就是在那里发现的。

  当时的蟒蛇蛋有四个。朗朗分了一个老老实实吃了干净,搬山狗吃了半个嫌腥扔了。

  两个人吃了蟒蛇蛋又歇了一会再继续前进。临了,搬山狗还不忘将剩下的两个蟒蛇蛋交给朗朗带着,说是给金锋和骚包享用。

  出了洞穴恰巧不巧的,那蟒蛇就从另外一条洞穴里钻出来,当时就炸毛对着二人嘶吼。

  两个二逼这才知道闯了大祸。

  “操你大爷,龟儿子……”

  听了朗朗的话,骚包怒不可遏对着朗朗又是一通爆揍。

  “我操你大爷。你他妈没事去偷蟒蛇蛋搞锤子!”

  跟着骚包一脚重踹搬山狗,当即将其踢飞三米远。杆子逮着狠狠抽打搬山狗。

  “锋哥,我对不起你……”

  搬山狗冲着金锋低低道歉。旁边的王晓歆第一次开口:“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

  这一切连环惊魂罪魁祸首就是王晓歆。搬山狗偷吃蟒蛇蛋是另外一件事。

  王晓歆声音呜咽,泪水噗噗直落。看着浑身是血的金锋,心痛得不得了。

  金锋摆摆手,叫张老三绑紧自己断臂,轻描淡写说了一句:“没事。福祸相依,不定是坏事。”

  顿了顿,金锋指着搬山狗痛骂:“回去老子再收拾你!”

  看着那头面目全非的大白蟒,金锋心痛如绞。单手把蟒蛇头抓过来,脚摁蟒蛇头,手刀切开蛇头头部。

  <!--over-->